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終章 存續(中)
作者:殘痕似雪      更新:2016-09-03 17:02      字数:0
  「空舞……空舞哥哥?」

  芯芯歪著頭,反覆的念著這幾個字。

  「姐姐……為什麼這個哥哥的名字好熟悉呀?好像芯芯曾經在哪裡見過……」

  「曾經,是在什麼時候呢?」

  聽到芯芯困惑的自言自語,伊絲莉困惑地問,想不到芯芯的眼睛忽然瞪得老大。

  「空舞,是那個精靈界的、精靈界的冥刀神嗎?」

  「妳知道……空舞?」

  伊絲莉感到了無比驚訝。

  芯芯沒有回答伊絲莉的問題,而是從她的懷裡一躍而下,快速的衝到空舞面前,仔仔細細的盯著空舞的臉。

  「真的是冥刀大人……」

  芯芯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她先是摸了摸空舞的心口,然後又將眼神放在脖子上那淺淺的牙印。

  「姊姊,這是妳咬的嗎?」

  芯芯偏過頭,用著稚嫩的聲音問。

  「是……空舞為了替我完成初蛹……讓我吸取他的魔力……所以才會昏迷不醒……」

  提到這個,伊絲莉舊一臉自責,是她把空舞害成這樣子的。

  不過,芯芯接下來的話卻讓伊絲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為什麼姊姊不要把空舞哥……冥刀大人的魔力吸乾?假如這樣做,冥刀大人就不會受那麼多苦,而且早早就醒來了。」

  「什麼?吸乾?」

  伊絲莉一臉呆樣,不知道為何芯芯會這樣說。

  「冥刀大人的修為早就應該突破原本的桎梏了,但是體內的法則卻還沒完全衍化完成,這時候本來就是應該將魔力抽乾,讓法則完全融入身體才對呀!」

  芯芯站起來,雙手插腰氣鼓鼓的看著伊絲莉。

  可惜,伊絲莉完全聽不懂芯芯再說什麼,對於所謂法則她沒沒有能力接觸到,一大串裡她只聽懂了一句「這時候本來就是應該將魔力抽乾,讓法則完全融入身體才對呀!」。

  「所以,只要將空舞身體裡的魔力抽乾,空舞就會醒來嘍?」

  「是呀,芯芯的話肯定不會有錯!」

  小女孩一臉自信的說。

  聽到了對方的保證,伊絲莉索性也放手一搏,聽從芯芯的建議。

  她跪在空舞身前,輕輕扶起了空舞得上半身,然後微張唇往空舞的脖子湊去。

  伊絲莉的粉舌在光滑的肌膚上舔了舔,然後將獠牙刺入,緩緩吸吮著空舞得魔力,她的臉瞬間浮起了兩朵陶醉的紅暈。

  昏迷中的空舞,意識從渾渾噩噩中開始逐漸的恢復,漸漸有了些許反應,像是肌膚微微露出了紅粉,而且呼吸變得微微急促。

  「好了,這樣已經夠了!」

  芯芯心中微微估算了一下時間,然後叫了停,不過伊絲莉沉迷於吸吮濃稠魔力的滋味裡,居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姊姊!停──止──了!」

  見到伊絲莉眼神迷離的樣子,自乎無法控制自己,芯芯只好用力的從伊絲莉頭上敲下去,正在吸吮魔力的血種少女咕咚一聲暈倒在地。

  「這個姊姊真是貪心……居然連冥刀大人的本源魔力也想要染指……」

  芯芯憤憤的嘀咕著。

  伊絲莉並不知道,因為自己一時的失控,使的自己在芯芯的心中地位降低了好幾個等階。

  敲暈了伊絲莉後,芯芯將她拖到了一旁,然後守候在空舞旁邊靜靜的等待他的醒來。

  「冥刀大人……不知道您還記得芯芯嗎……」

  帶著一絲忐忑的語氣,幽藍色的光芒從小女孩身上緩緩浮現,一把斷裂的木刀出現在她的手心。

  若是湊近一看,便會發現這木刀與空舞本體的形狀一模一樣,不差分毫。

  「自從跟冥刀大人分別後……芯芯很努力的從一隻低階的鬼魂成長到了鬼皇……但是冥刀大人卻不曾回到冥界看芯芯……」

  芯芯低低的說著,朝著昏迷的空舞傾訴著她長久以來心中的苦悶。

  從最低階的鬼魂進階到鬼皇,其中經歷的辛苦自然不必贅述,但支持著她在危險的邊緣上瘋狂地一次又一次圖自己極限的桎梏的動力,只是當年空舞說的一句話。

  「弱小的螻蟻,是沒有存在價值的。」

  芯芯猶記得空舞用了僅僅一刀毀滅了她原主人的樣子,將被圈養的她從深淵中拉了上來。

  得到了自由之後,她迷迷糊糊的被空舞當作一個帶路者,她也不清楚空舞到無盡之海的目的是什麼,一路上乖乖得當了一個領路人,來到了冥界禁地之一的無盡之海,然後飄然離去。

  但是,短短幾天的相處,卻為芯芯打下了下定決心要變強的基礎。

  兩千年的時間,她進去了兩次千年開啟一次的界面戰場,與仙界的修道者們廝殺著,不斷持續的無盡廝殺壓榨出了她全部的潛力,在一次次瀕死的處境中僥倖的活了下來,成就了現在鬼皇的修為,相當於半部領域的絕世高手。

  「可是……是空舞大人救了我呀……不然我哪能還活著呢?」

  說道這裡,芯芯明亮的眸子盯著清醒過來的空舞,她很清楚這微張的眼睛底下絕對是滿滿的震驚與錯愕。

  畢竟,空舞從一個低位精靈爬到半步領域的境界,也花了五千年的時光,而眼前當初自己隨意救下一個無名鬼魂居然用了短短兩千年的時間爬到與自己相同的境界。

  除了震驚,還有滿滿得不可思議。

  兩人雙目就那麼對視著,過了一會兒,空舞苦笑了一聲。

  「多謝。」

  「冥刀大人不用道謝,芯芯能幫上忙很開心哦!」

  芯芯開心地道,空舞回以一個微笑。

  很快的調節好心態後,空舞直視著芯芯,這個問題對自己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妳怎麼……會在鵲兒這裡?」

  這代表著,敵人,或朋友的差別。

  「我在一百多年前來到了人界,剛來這裡沒多久就被「七聖」追殺,然後就被鵲兒大人抓來這裡了,鵲兒大人要求我變成她的樣子,然後就送我一個家。」

  說道這裡,芯芯一臉委屈,眼淚撲簌的從臉頰滑落。

  「喂!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

  空舞嚇了一跳,他沒想到經過了兩次的界面戰場洗禮芯芯居然那麼一點點的事情就哭了起來。

  揉著眼睛得芯芯從手指縫中看到空舞那一抹吃驚的表情,不禁難為情的羞紅的臉。

  「其實……跟修道者對抗的時候,芯芯是一邊哭一邊一邊殺敵的……」

  芯芯不好意思的說。

  聽到這句話,空舞除了無言外還有對芯芯的佩服。

  「對了,妳剛剛說鵲兒送妳的家……是什麼意思?」

  「理想鄉。」

  三個字代表了一切,空舞露出了一絲了然的表情,但是下來的話空舞卻是沒想到了。

  「理想鄉是鵲兒大人送我的家,是鵲兒大人想打造的一個無戰爭的和平世界,但是卻被一個壞蛋給毀了!」

  說著說著,芯芯頂著與弒和鵲兒相同的臉,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然而,空舞並沒有出聲安慰芯芯,因為他實在被芯芯的話給震懾到了!

  沒有戰爭的世界!

  空舞想起理想鄉下方的城市,不管是任何種族、修為的人,都可以親密的相處在一起,成為朋友,成為戀人。

  「理想………鄉……」

  空舞呆住了,他沒想過鵲兒的野心,居然如此之大,想要來完成這個幾乎不可能成功的壯舉。

  有生物的地方就有競爭,競爭下犧牲就是必然的產物,而鵲兒卻嘗試著推翻這條影響著生命的根本規則。

  伊絲莉昏睡在旁邊,空舞並不知道伊絲莉其實是芯芯敲暈的,當然芯芯也不會傻到主動提起這件事。

  但是,她知道,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看著空舞的臉,芯芯忽然站了起來,小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冥刀大人,你和這位姊姊可以離開了哦!」

  「什麼意思?」

  空舞一愣,但隨即發現一縷縷的法則絲線從芯芯身上延展出,綑住了自己與伊絲莉,使的自己動彈不得。

  「如果鵲兒大人發現了冥刀大人在這裡,肯定不會放過冥刀大人吧!那們只能趕緊趁著鵲兒大人還在戰鬥時送你們離開了!不然冥刀大人會有生命危險……」

  芯芯臉上還殘留著淚花,露出了猶豫的表情,然後微微低下了頭盯著自己的腳尖。

  「空舞……哥哥……再見……」

  這是空舞第一次聽到芯芯那麼叫自己,而她那麼叫自己的原因就算空舞是傻子也明白了。

  「妳也一起離開……」

  不及話說完,法則的絲線猛然繃緊,形成了一個正方型的結界將兩人包裹住。

  「我不行離開,因為我答應了鵲兒大人,我會努力保護理想鄉……但是卻失敗了……如果鵲兒大人生氣,肯定就不會再針對空舞哥哥了吧?」

  芯芯笑著解釋,而空舞無計可施了。

  空舞自己現在空有吞噬法則,但是吞噬法則在這時卻顯得無用了。

  能吞噬什麼呢?如果吞噬了心心的法則絲線,如同傷害她沒有差別,然而此石為了將法則完全演化芯芯早讓伊絲莉將空舞的魔力完全抽乾。

  現在,空舞毫無辦法可以阻止芯芯接下來的行為。

  「再見了……」

  芯芯笑著,嬌小的手平平向前一推,被鵲兒加固過而的牢不可破空間裂開了,因為芯芯是鵲兒原本的世界管理者。

  「停手!停……」

  空舞敲打著結界,臉上露出了著急的神色,但是他卻看到芯芯一臉堅強的笑著,沒有哭。

  一股淡淡的鼻酸忽地湧起來,阻斷了空舞想說的話。

  「再見……」

  這是空舞最後,看見的口型,他愣愣的望著虛空飛速的倒退,兩人回到了伊絲莉初來到冰峰上替空舞寫生畫像的地方。

  空舞望著懷裡的伊絲莉,再看著前方原本是冰宮,如今卻消失的大塊空缺,死死的咬住了牙。

  「我必須做些什麼……」

  忽然,他看到了一個黑點朝自己這邊bet36体育在线网虛空而來。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