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完结
作者:      更新:2016-05-20 12:25      字数:0
  “将军,您……”

  “骆亦在何处?”临亥捂着腰部,衣衫早已被鲜血湿透。护卫借着火把的光看到了此场面话不敢再说什么话了。

  “公子早前离开了村子,说是到庙里上香,有两位护卫在身边护着。将军,你受伤了先回去吧。”护卫见着临亥的嘴唇发白了,不久后叫来了一辆马车,护送着临亥下山。

  一个月的时间,临亥一直都在府里养伤。先前因为刺客的事临亥吩咐过骆亦不要下山来找他,一个月来二人都没有见过一次面。

  临亥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药草味一直都未散去,便没敢出门。而骆亦那儿担心他会把铃铛取出来被抓到去找他,更不敢出门了。

  母亲带着汤水走进房间,看到临亥正躺在软榻上,把汤水放在桌子上,而后轻叹一声。

  “这又是何苦?整日躲在屋里不见他了?”

  “再过几日,味道消失了再去,免得有何蛛丝马迹被察觉。母亲有见过骆亦吗?”临亥缓缓起身,拿起桌上的汤水。

  母亲摇头,轻声道:“上山见他,他会知道?”

  “母亲莫不是忘了铃铛?”临亥后悔了,为何当初要那么傻给人家那东西。当年为了证明自己,害得如今连偷偷看一眼的机会都不能。

  下午,一位一身朝服的中年男子来到了临亥府上,说是外地有战事,请临亥前去助阵。伤势尚未痊愈的临亥听了是王的命令也不好推脱,何况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怎能不前去相助。

  “到了那儿小心些,去久了,骆亦若是来寻,母亲不会告诉他,你在何处。”母亲为临亥准备了一些药物带在包袱里,临亥接过背在肩上,喝了口水之后离去。母亲在门内望着临亥远去,心里比以往还要更加担忧。

  连续一日赶路,临亥与士兵们终于到达了外地,当到了那儿时,百姓们和以往一般正忙着自己的事无何异样。做生意的做生意,干农活的还是在干,根本就没有什么血腥的场面出现。

  一行人接近一百人数,此等阵势到了外地自然而然会成为注目点。百姓见着队伍整齐地入了城,陆陆续续赶到城门口接待。而那些士兵们却是懵了,他们本以为是来助阵的,来时看到的却是这般场景——百姓们笑脸盈盈看着他们,还围得水泄不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正在打战吗?”一干士兵这下不解了,纷纷回头望着领队的,问是何人带的消息。

  片刻之后才有人说是蛮人入侵了国土,只是现在还不确实位置,昨夜在本地出现过,可能是他们来了之后,又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这一下,众人更是对蛮人感到可怕了。他们竟然使用伎俩,连同王都被糊弄过去了。现在就算知道了明确的消息,那也来不及救助了,而且现今他们都被百姓们围了起来,送东西的百姓都挤到了前方。

  临亥冷汗冒起,紧张地擦了擦手汗,看着这人山人海的城门口,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得。

  “这该如何是好?这些人不会是那些蛮人使用的伎俩,从而来此的吧?”有人质疑了。

  “不……不是,我们这行队伍到此,任何人见着有此反正也不见怪。”士兵之中又有人说。

  这些年来,国家已然不同以往。也不知因何,那些曾经的忠臣们,如今不再像当初那般效忠国家,甚至还有人离国而去。王无法阻止,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们一个个从身边离去。

  许是从那时起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让他的心从此放不下防备吧。使得自己一步错,终生错。

  “将军,录山附近有蛮人出现,听说村子里死了很多人,房子被烧了。”一位将士从人群之中终于挤到了临亥身边禀报此事。

  临亥听完慌乱地看着周围,从马上下来冲出城门外,到了人少的地方时才从手下那儿取过一匹马,狂奔回录山。身后不远处也随同跟了十几位士兵一同快马前行。

  “呵……临亥,这就是你的结果,可满意?”苏泠站于花园中欣赏着清晨新开的花,嘴角还是一如既往的笑,温柔、淡漠。

  山下,夜幕临近,冷风打在脸上很疼,却敌不过身心的任何疼痛。纵是身怀异能,寡终是敌不了众。

  “你为何要杀我?我认得你,你是他身边的人。”骆亦一身是血,看着眼前的男子。男子手举长刀,冷漠的眼神同样看着骆亦。

  “对不住,公子,村民们我救不了了。我也是听命才来此,不求您的原谅。”男子会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他也不想,可命令不能违背。

  骆亦嘴角带血模样极为痛苦,蹙着眉难以置信也透着绝望说道:“我早便觉着不对劲,但想不到,会是你来下手……”

  “你这样也活不了长久。王让属下们不留整个村子有一个活口,将军会来找你的,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保重……”男子转身快跑向山下的道路去阻止其它的士兵再进入此处。

  先前骆亦已被乱兵所伤,一身带血的他来到山路上准备去寺庙躲着,却不想遇到了夕日那个一直跟于临亥身边的一个兵。

  骆亦知道他不是来救自己的,他的长刀之上是血,那不可能是他的同盟之血,因为他们都是一群只听命与效忠于王的忠臣。

  原来,男子会来此,也是为了寻到骆亦的下落,但是看到骆亦现在的状况,想救也救不了了,只能给他一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再见一次临亥的机会了……

  而这机会,也是他做人最大的良心了。

  骆亦看着那个男子消失的方向,之后转换方向回了家。

  “骆亦!骆亦你在何处快出来!”一身战袍的临亥骑着战马在山间大小道里寻着骆亦,极为担忧与急躁地看着周围生怕有什么不好的事,而且周围都是血迹与那些无辜死去的村民,心急如焚的他又大声叫喊,喊得嗓子都沙哑了。

  临亥一路来到他们当初约定的寺庙内却看不到人,想起过往的街道与山路现在看着都是血腥场面,此时的他已不敢想象骆亦会如何。

  山腰下的小茅屋内一身是血的骆亦倒卧于墙角,置于手中的铃铛响动着,他知道临亥已经接近自己了。怕被过往的蛮人听见,骆亦赶紧把铃铛收了起来放在小银匣子中,安静地等待临亥来找自己。

  但时间久了,天也渐渐暗淡了下来。骆亦知道自己怕是等不到临亥来了,又害怕临亥见了此时自个的模样会被吓到,赶紧用衣裳擦了把脸。

  感觉时间过得真的很慢,等了很久茅屋的门终于被打开了。骆亦模糊的视线看不清来人,但他知道,他来了……

  “临亥……临亥……”骆亦无力的叫唤着,就是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

  “骆亦!”临亥着实吓了一跳,心慌慌的。他从未看过骆亦如此,飞快脱下身上的战袍,极速上前搂住骆亦。“对不起,是我太笨现在才找到你,没事了……没事了……咱们回家。痛吗骆亦?我带你下山看大夫。”

  “不痛……我不痛……我……”想再多看你几眼……这段话骆亦想说出来,可现在真的连说一句完整的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骆亦努力眨了几下眼睛,希望能更清楚地看到临亥。

  “我不痛了。”骆亦笑了起来,一下子看清了临亥的面容,说话也顺溜了很多。“我好高兴,我不是一个人……至少在最后能看到你,我便不用……怕孤独了……”

  年少时的骆亦因国家破败四处奔波逃亡求生,不久同行的祖母病死,孤苦伶仃的他一个人长大了,又在之后遇上了临亥。本以为自己一个人死了也只是孤单的在山上老死或是病死,万没想到上天如此厚待自己,临死前还能让临亥来到自个身边,那股不久前的信念也算安放了一些,这才深感疲倦。

  临亥抱着怀中的人,许久……许久……。当感觉到怀中人已渐冷僵硬时,不敢相信那个要与自个共度一生的人死了,从此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临亥痛哭了起来,心怀着恨,恨自己为何不好好保护骆亦,为何不早先寻到他,恨这个世界为何不把骆亦留下!

  心,万念俱灰……

  临亥举起身旁的长枪,绝望的他往项间一抹,血红一片,热血喷洒于身上还是能感觉得到,看着爱人身子倾向于自己的身上,并肩靠在了一起。

  一月后,宫中传言苏泠王,于寝宫之中突发心疾,三十而立之年驾崩。王之子,敏——即位。

  有人疑惑,为何长公主之子战亡已有一月才下葬,且是化灰入殓的。

  “母亲,儿不孝不能陪您了。这个机会太迟了,不知能否实现,把我的机会留给他,相信能成功。还请您与否江师伯替我照看骆亦了。我对不起他,倘若我一直待在他身边,他便不会躺在这冰冷的棺木中。”

  骆亦,你醒来后,定要好好活下去,若你从未遇到我,便不会因我而死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身周阴冷无光,躺在身下的是一团早已腐蚀发霉的棉被与衣物,而自己无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原来,他也以为我死了……”

  【正式完结】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