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十五章 你管我是誰!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6-25 16:00      字数:2729
  睜眼。

  銀白色的長睫毛扇了兩下,琥珀色眼瞳裡望出去的是一片藍天白雲,海天一色的美景。暖暖白光折射下天藍的海水變得更加清澈,水面上閃耀出點點刺眼的水波晶光,他撐起身子,隨手勺了一掌水流,水流隨著指縫傾瀉而下,他的視線也隨著水流探入水面底下。漸層水藍堆疊,望至底端該是深不見底的黑,然這一片海,卻是清澈見底,底端仍是透明水色,什麼也沒有。

  這什麼地方?

  他這才緩緩起身,試著走兩步,沒想見自己還能像個魔術師一樣走在水面之上,每踩一小步,水波便自他的足尖劃開一波一波的漣漪,水浪一圈又一圈的轉璇。

  唧唧—

  「阿恆!」

  隨聲回眸,小兔子朝他歪頭圓眼眨眨,還淘氣的在原地轉了一圈,果真和玄亦說的一樣,頑皮得很。謝主恩朝他奔去,將柔軟的小兔子抱在懷裡,小兔子有靈性的眼眨了眨,伸出小舌頭舔了謝主恩臉側兩下。

  「阿恆,爸爸這次沒弄丟你。」

  唧唧—

  「阿恆?走?咱們要去哪裡?」

  小兔子毛茸茸的小臉親暱的蹭蹭他的臉而後淘氣的掙脫他的懷抱,在水面上跳開了兩步。

  唧唧—

  「阿恆?一起走。爸爸這次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

  他往前一步,小兔子便往後跳一步,與他拉出一段距離。謝主恩心痛得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和聲音,他又喊了阿恆兩聲,讓他不准淘氣。

  「阿恆!你再這樣,爸爸生氣了!」

  小兔子這回沒出聲了,圓圓的眼凝視他就像望著喜歡的人一樣,緊緊的,纏黏的,不捨得,他往前跳了幾步,毛茸茸的頭蹭了蹭他的腿,討好的望著他…。謝主恩心頭一揪,他想起以前他讓阿恆逃的時候,阿恆沒能逃出去,他也急得衝著他發脾氣,阿恆直哭著說對不起,小手卻還是攥著他的手就怕他扔下他。

  「阿恆…」

  他蹲下身子,熱紅的眼淚早已奪眶而出,他彎下身低頭蹭了蹭小兔子。

  「是爸爸離不開你…別離開我,爸爸好想你…」

  小兔子真有靈性,紅通通圓嘟嘟的眼漾著水光,豆大的眼淚讓擠出眼角,小小的臉不安的蹭蹭謝主恩的臉後毅然的再次跳脫他的懷抱,朝後頭跳了好幾步,在一眨眼間,啵的一聲消失在跳躍的半空之中。謝主恩心頭一抖,空了大半,他連忙追上,佇立在小兔子消失的那片水色中,無助大喊—

  「阿恆!」

  沒有回音,更沒有回應,不復再見的唧唧聲不再,無力感字腳底攀爬至心頭,他一陣癱軟,倒臥在水波之上。阿恆,他始終留不住他的阿恆,那他也不想活了。倘若真有上天,那他乞求上天讓他與阿恆一塊,啵一聲,消失在這片水色之中—

  疲憊的安躺在水面上,他不想活了,琥珀色眼瞳逐漸暗下,冷冷的任著眼裡的光澤化成枯死的灰眸—

  “…玄暘,寡人…”

  誰的聲音?寡人?帝辛嗎?

  “寡人要狐狸活著…”

  謝主恩撐著水面坐起身,帝辛,真的是帝辛。

  “倘若真有必要,拿了孩子,也要救活寡人的狐狸!”

  拿了孩子…

  灰色的眼眸再次染上琥珀色的光澤,他低頭望著下腹,說也奇怪,隔著布料,他竟然能瞅著布料中那一小點噗咚噗咚的藍點,腹中的那一小子無憂無慮的跳著玩著,彷彿他肚子裡是最快樂的遊樂場。

  孩子。對,他有了帝辛的孩子—

  “玄暘,寡人令你…救活狐狸!”

  不准,他寧願一塊死,也不准拿走他的孩子。不准—

  不准—

  誰准你這般霸道!帝辛!不准!不准—

  雙臂抱著下腹,他彎身守護孩子,猛然間,他的背脊湧出一股暖流,渾身如著火一般散出飄渺張揚的藍光火焰,火焰如絲綢飛舞,更如上油的火焰鋪地席捲水色天光。透明的水波讓染成晶亮藍色水浪,熊熊的藍焰更是照亮這無邊無際的白雲藍天。

  謝主恩無法控制這股源源不絕的力量,望著手掌心內竄出藍焰,他疑惑卻也沒時間疑惑,內心不安的躁動感引他飛得噴發體內的力量才能得到紓解。

  他先是仰天咆哮,身上的火焰炸裂,水波激盪五丈之高,可過後,他仍是躁動。跪趴在地,這股力量壓得他無法喘息,豆大般的熱汗沁出額眉,他望著冒出藍火焰的雙掌,眼色一凜,猛地抬起雙掌同時擊向水面。

  他雙手臂如著火般冒出熊熊的藍色火焰,火光激盪出一波又一波、強烈再強烈的漣漪水波,水波化成了激盪的高浪,海浪以他為中心成一大圓,自四面八方畫出噴出如海嘯般的巨浪。

  巨浪過後,他帶點頹廢的邪氣緩緩癱坐起身,低頭望著回流的水浪,凝視水面上他那雙豎成直立葉狀的琥珀眼瞳。

  「誰都別…想拿走我的孩子—」

  語末,他便虛弱的朝後傾躺,水波如水床般柔軟搖盪,纖細的身子更隨著水浪擺動,如搖籃般輕輕搖晃,謝主恩疲倦感湧上,闔眼前他下意識地抱著下腹,瞟了眼腹中那點點藍光—

  誰都別想拿走他的孩子—

  銀色的睫毛疲倦的扇過眼瞳,他的意識已經逐漸迷濛,朦朧中似乎聽見一道聲音—

  “哈…拿到了!真拿到玄靈珠!”

  好吵…

  “等等,孩子?怪了,你怎麼可以有孩子!欸!欸!別睡…”

  好吵…他倦得很,根本無力回應,硬是睜眼循聲望去,是一方梵文金光繞著他轉—

  「你…是…誰…」

  “你管我是誰!你先回答我,你肚子裡的是誰的種!”

  真的沒力氣了,歪頭一躺,隨著水波沉睡—

  沉睡—

  那道聲音顯得慌亂,連喊了他好幾聲,喃喃自語—

  “不該如此啊。救世魂當是救濟大商百姓之主,該與鳳天羽成親才是。亂了、亂了—”

  梵文金光又繞著他轉璇一會兒,彷彿是察覺謝主恩睡沉了,梵文金光還幼稚地罵了他一聲貪睡,金光轉了兩圈後在一方白雲上收起金光。金光隨著天上如捲纏彩帶一般,一點一點拉回,一雙手攪動兩隻食指,如老奶奶轉繞毛線一般轉拉。

  「都是那兩小子害的。早知道我就該盯著救世魂。」

  隨意收起梵文金繩,他憤憤地將捲纏好的金繩扔向一旁的竹簍裡,然後又像是越想越不甘心一樣煩躁的爬亂他那一頭原本就紮得隨意的長髮。

  「亂了!都亂了!」

  蹲下身子,他將頭埋在膝腿之間,而後發洩的大喊大吼。

  「一定是那傢伙!能竄改我安好的流年,一定是那傢伙!三百年前,我就說了那傢伙會亂世,虎虞那笨蛋就是不聽,硬要留他在宮裡!瞅瞅、瞅瞅!那傢伙都給搞出這什麼事!氣死本尊!這回回朝歌,我非收拾他不可!」

  披頭散髮的跳起身,他抓了竹簍,隨意又抓了一只木盒,率性的走出房門。他的房門很破爛,破得他一打開,門變歪了一半,他也沒想將它關好,踩上門檻,背光讓他的身影看起來又高又壯。

  「你們倆再吵!再打!那隻狐狸就要讓人搶去了!」

  門庭裡扭打成一團了兩抹身影霎時停止,恁有默契的同時推開對方,倏地跳起身湊向他。

  「師兄!您說什麼!」

  「師尊!您說什麼!」

  他伸出食指戳開他們倆湊近的臉,嫌惡地讓他們倆滾遠一點。

  「我說走了。」

  那兩人又是同時:「您要去哪?」

  他一臉嫌他們倆笨一樣連白眼也不給。沒馬上回應,吹了口哨,沒一會兒,白雪山頂上一隻如鹿卻又似狼的四不像,搖尾飛越山嶺而來,定足跪膝在他的跟前。

  「去朝歌。」

  聽見朝歌二字,眼前兩人一怔,那又是一瞬,同時拉上剛剛隨意安放的外衣,轉璇披肩後追上已然奔行的四不像的腳步—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夜月、小qi贈月票~(南佬捧著月票轉圈圈~大感謝~月票永遠不嫌少~盡量送~)

  感謝老書迷新書迷小書迷的加入和推薦~感謝默默給評分小花推薦留言的你們~謝謝~

  附圖:網路擷取之免費資源截圖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