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69. 誅魔天雷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5-13 08:12      字数:5891
    

  天界與人界的時間流動不同,兩天兵依蔚仙指示走一趟月宮和雷神殿,人界起碼要過上至少一天,神子的覺醒也非一蹴即成,封印有多強,解封就有多難。當初葉育的生父為強行封印他的神族血脈,落得神魂俱散,便可知覺醒儀式該耗費多少心力。

  因此,這場仗大家是打得筋疲力竭,黑化物生成的魔物源源不絕,此處又過於凶險,不宜讓自保能力較弱的淨靈師與渡化師參與,六位閻王雖可以一擋百,但他們在先前的地府戰役中受傷未癒,久戰之下,亦漸顯疲態。

  刀光劍影,靈法交擊,殺伐聲震天,盡是生死一瞬的喧囂,塵沙飛揚,刺鼻的血味瀰漫,不同的力量相互衝撞,震得天地微微晃動,滿世皆亂,卻唯獨一人靜坐其中,不為所動。

  黑晊世凌空坐於陣眼上方,嘴裡喃喃唸著無人能懂的咒語,雙手握訣托著一顆光球,神族的禁制符文密密麻麻地纏繞在光球間,並隨咒語一點點往外飛散,每消失一個符文,光球就再亮一分,沈眠的神力便多一分回應。

  當第一百道枷鎖解除時,他睜開眼凝望空中交戰的兩道光影。

  此時,葉育的力量已遠勝他太多,他的視力也在逐步衰退,無法捕捉到對方的身影,只能憑藉那矯捷的銀白流光,回憶兩人的過往,不論是失憶前的葉育,還是失憶後的尤爾,不論是曾相戀相守的幸福,還是曾互相折磨的嗔怨,抑或是生離死別的哀慟。他想,這人世間的愛恨情仇都該嚐遍了,也算沒辜負母親不惜魂飛魄散為他掙來的短暫自由。

  黑蝶停在他肩上,發出一聲嘆息,式神們的低鳴亦在腦海迴響。

  「走吧。」黑晊世用意念回應他們,「回去你們的沈睡之地,等下一個主人。」

  貴人輕搧了下翅膀,像在輕撫著他,柔聲說:「那可不行,說好要到最後一刻。」

  黑晊世沈默了會,閉上已然模糊的雙眼,「那便代我好好看他吧。」

  另一廂的蔚仙完全淡定不下來。

  克里斯與諾蘭被關進魔界,能否安然歸來還是未知數,他一邊提心吊膽兩人的安危,一邊死死盯著跳跳的直播鏡頭,跟雙宅一起搜尋安慈藏匿本體的確切位置。

  忽然,外頭響起一陣驚呼,就見葉育受擊墜落,安慈射出的魔霧化成巨龍朝他咬去,葉育緊急將雙手上下一張,做出拉開的動作,接著一人一龍雙雙撞進地面,發出轟隆巨響,強烈的衝擊力震散了黑龍,地上多出一塊大坑,卻不見葉育人影。

  「小育?」蔚仙連忙喊道。

  通訊器傳來答覆:「沒事……瞬移了。」

  葉育的氣息聽來有幾分不穩,畢竟才剛bet36体育在线网站,神力也尚未完全覺醒,能發揮的有限,這一戰已是拼盡全力,偏偏安慈毫無力竭的跡象,怎麼看都情勢不妙,但守護者的解封儀式催不得,蔚仙只好轉而向兩天兵咆哮。

  「哈尼醬,史戴西,你們現在到哪了?」

  然而,兩天兵在天界也是各種意外層出不窮。

  「老大,死變態打架打到滾進星河啦,貝貝正在救他!」

  「貝貝小仙『女』我愛……啊!」

  「老大,死變態被貝貝扔回星河了!」

  「……」

  蔚仙感覺心好累。

  一路雞飛狗跳,總算快到月宮了,就聽貝貝驚呼:「糟,泰哥哥好像受傷了!」

  「貝貝小仙『女』回來啊!」

  「老大,貝貝跑掉了,怎麼辦?我們要跟去嗎?」

  「……」

  蔚仙感覺好想哭。

  好不容易,兩天兵溜進月宮,找到了藏在偏院的秘密傳送陣。

  「快,把那口井的蓋子弄開就行了。」

  「哈尼醬,我抬這邊,你抬那邊,一,二……哇啊,這也太重啦!」

  「啊,貝貝好像有說這是要用法術打開。」

  「……」

  蔚仙感覺心肝痛。

  終於,等待已久的刀叔登入天界,一聽貝貝擅自去找泰清,就氣得什麼都不管了,直接飛往紫霄宮,扔下兩天兵在原地面對一口孤伶伶的井。

  「哈尼醬,這蓋子要不要弄回去啊?免得有怪跑上來。」

  「也對,來,我試試用法術還原……哇啊!怎麼砸過來了?」

  「後面的小心!」

  又一陣雞飛狗跳,因法術失誤而亂飛的井蓋不湊巧地打暈來抓他們的叛軍,接著又將另一位飛撲而來的叛軍推下井,哈尼醬才總算正確地關上傳送陣。

  「呼,接下來呢?」

  「老大好像說要去找雷神?」

  「對喔,可是我忘了雷神殿在哪,給我點時間想一想啊,太久沒去了,自從那次意外後,我一想到雷神就有點心裡陰影。」

  「……」

  蔚仙感覺好絕望,天意把這兩隻送上天界,真的不是要亡他們嗎?

  雷神殿中,急促的鳴聲響徹雲霄,是天雷台偵測到人間有大兇妖魔的警示,兩天兵摀著耳朵殿裡殿外地找了遍,才在處處躺屍的窘境下找到一個活仙。

  「雷三爺?」張瀚倪驚叫一聲。

  雷三爺虎軀一震,顫顫巍巍地抬起埋在盆子裡的臉,一見到眼前兩位分明穿著凡間服飾的人,原先一副要慷慨赴義的神情頓時轉為納悶,半晌才抬起輕顫的手,挑起斜飛的倒八字眉,訝異道:「阿尼?你……提前歸位了?」

  警鳴太大,張瀚倪聽不清楚,湊過去喊:「什麼?」

  雷三爺只好提氣熊吼:「蠢尼!你提前歸位了?」

  「喝啊!」張瀚倪被字面含意地如雷貫耳,嚇了一大跳,再次摀住耳朵大喊:「算是吧,雷三爺,人間有大魔要滅世,你們快降雷啊!」

  「降、降、降……」雷三爺抖著青紫色的嘴唇,又往盆裡一埋,「嘔——」

  兩天兵:「……」

  怎麼辦?嘔吐是會傳染的,他們現在看著看著也好想吐啊!

  最後,他們一人扛著雷三爺,一人托著盆子,在聞著滿鼻子酸苦的嘔液下,一起走幾步吐幾步,一步步死撐著往天雷台移動。

  期間,雷三爺斷斷續續地解釋,原來他昨晚一時嘴饞,偷拿好哥兒們的肉干配酒,誰知竟吃到發霉的過期貨,就急性胃炎吐到現在,什麼都吃不了,恰好錯過被下毒的膳食。本已請假休息的他,得知天界出了大事,人間邪魔肆虐,雷台警鳴大作,卻無人能降雷,便想辦法避開反叛軍的耳目溜進來。

  「不過……這……誅……雷我一個……不……」

  爬過百格階梯,來到漂浮在空中的天雷台,底下是茫茫雲海,一把黑底金紋的巨鎚正懸於當空不斷「嗡嗡」鳴震,越是靠近,鳴聲就越刺耳,兩天兵幾乎聽不清雷三爺的話,只好忍住嘔欲,把耳朵再湊到對方嘴邊,大喊:「什麼?」

  雷三爺一怒也不吐了,設下隔音結界,回吼:「天誅五雷我一個人打不了!」

  兩天兵頓時被貫穿耳膜,陣亡。

  原來這天誅五雷需合五位雷神之力打下,如今只有雷三爺一位,威力不足以誅魔,何況雷三爺還身體欠恙,只能發揮平常的一半功力,就算勉強敲下一雷,以暗隱主這萬年滅世大魔的力量,恐怕也就皮肉傷而已。

  沒辦法,兩天兵果斷按下通訊器,齊聲呼喚:「老大!」

  蔚仙扶額,為什麼他只是想救個世而已,就這麼多災多難?

  其實,說穿了,天誅五雷並非只有五位雷神才能發力,而是需要足夠的能量啟動天誅。於是,蔚仙便說:「問問雷三爺,加上你們兩個的靈力呢?」

  「我們兩個?」兩天兵你看我、我看你。

  雷三爺倒是領悟了。他仔細打量兩人,說:「阿尼,你這一趟輪迴歷練似乎遇得奇緣,修為見長了不少,拼盡全力倒是可以一試,但這位小兄弟只是一介凡人,又……」

  史戴西立刻抽出十字架,虔誠地說:「我是上帝的子民,耶和華的信徒,主會賜予我力量,雷神,你就盡情地用我吧!」

  張瀚倪就說:「但西方天界不是也在內戰嗎?你的上帝會不會沒空理你?」

  史戴西痛徹心扉,「主啊,請讓我回到您身邊,我願為您奉上我的肉體!」

  「……」

  雷三爺平時專雷凡人,沒想到自己也有被凡人雷到的一天。他沒好氣地擺擺手,「不夠不夠,加上你們兩個,就算啟動了天誅,也頂多就只能打兩道,依這警鳴的程度,那魔頭至少要三道雷才能受到重創。」

  通訊器另一頭的蔚仙聽了,也一籌莫展。倘若貝貝沒一時衝動跑掉,他們起碼還有機會打出三道雷,現在還能去哪再找一個人來?

  正是苦惱之際,一聲幽怨的輕嘆響起。

  兩天兵和雷三爺嚇了一跳,左右張望了下,才見一抹鬼影自史戴西的手錶飄出來。

  「舒姊?」張瀚倪訝異道。

  雷三爺恍然大悟,對史戴西說:「我就說你身上怎麼有股陰氣,原來還帶了鬼使。」

  舒嬿涼涼瞥了兩天兵一眼,不滿哼道:「早知道就不多事救你們兩個,害我跟著上到天界,被這裡的仙氣弄得渾身不舒服,還得替你們收攤子。」

  「這意思是……」蔚仙臉色微變,連忙說:「告訴她萬萬不可!」

  張瀚倪一頭霧水地說:「舒姊,老大說……」

  舒嬿擺了擺手,沒有理會,逕自欣賞諾蘭燒給她的水晶指甲,說:「千年厲鬼的怨氣一旦全數釋放,恐怕連仙君都未必打得過,想必也勝過這兩蠢蛋好幾倍吧。」

  厲鬼乃怨氣所化,又殺業深重,千年來,舒嬿不知吸收了多少世間怨氣,又奪取過許多人命,亦是至陰至毒,在被諾蘭收服並以禁制束縛之前,她都徘徊在入魔邊緣,可說是唯一能與魔氣相比的黑化物,若將這些怨氣轉換成能量,自然是不可小覷。

  雷三爺微瞇了下眼,看出她深厚的修為,皺起倒八字眉,「雷火至剛,厲鬼至陰,剛剋陰,一旦你被天誅鎚吸走力量,後果將不堪設想,姑娘你可想清楚了。」

  兩天兵頓時急了,「不可以啊,你要有什麼事,隊長會宰了我們的。」

  舒嬿淡然一笑。早在方才,她就已聯繫上諾蘭,費了番唇舌,總算得到許可,還感受到一份滑過心底的痛楚,那是來自於鬼使之主最真實的回應。

  她以意念輕輕抹去諾蘭不見形的心底淚,才對他們說:「主人一會兒就會破除我的契約禁制,你們可要抓緊時間,別讓我失控跑走了。」

  「欸?」

  舒嬿笑了起來,注視兩天兵的神情竟異常柔和,「你們別總以為主人兇,他雖然面冷,卻比任何人都容易心軟,很多時候他心裡難過,只是藏著不讓人瞧見。」

  張瀚倪快哭了,「舒姊,你別這樣交代遺言似地,我們會一起回去啦!」

  舒嬿搖頭掏出一塊錦帕,裡面包著諾蘭送的巧克力。她小心翼翼地將只剩一小塊的巧克力放進嘴裡,細細品嚐那絕無僅有的香甜,想起諾蘭當時也說了的那句:「還有很多。」

  可惜,她依然要等不到了。

  「舒嬿本為商家之女,後家道中落,孤苦無依,不得不賣藝為生,受盡冷暖,雖幼時與竹馬指腹為婚,但自覺卑微,未敢投靠,承蒙夫君不捨不棄,成親那日,他溫柔相待,我受寵若驚,他笑說我們還有許多日子相守,卻哪知夫家遭小人誣陷,再相見,竟是他人頭落地時。」

  「我被迫流入青樓,又被那小人凌虐而死,死於陰日陰時,被棄屍於陰穴,便化為厲鬼,血洗他家門上下數百人,從此被仇恨蒙蔽,沈於洩恨,殺害無辜,萬劫不復……直到主人為我壓制怨氣,才總算恢復神智,後來,他帶我去看我夫君的轉世。」

  「這一世的他是個平凡的公務員,有溫柔的妻子,有對活潑可愛的雙生兒,幸福美滿。」舒嬿眼角含淚,淚中帶笑,「這人界有他,而我只願他永世安好。」

  「……」

  拯救世界的理由,無須是多遠大的抱負,絕大多數人的動機其實都很簡單,人界是他們的家,不論是人類、妖族、血族,大家共同生活在這塊地方,就理所當然地捍衛起家園。而有些人只是為了守護生命中的某些人,即使再厭惡這世界的髒污,也願拼盡所能地撐起整片天,好比克里斯,好比諾蘭,也好比舒嬿。

  蔚仙嘆了口氣,動用他設在舒嬿身上的契約仙印,傳遞訊息:「舒嬿,我的仙印興許能護住你的精魄,若精魄尚在,我必排除萬難助你重入輪迴,令你們夫妻倆再續前緣。」

  舒嬿明白蔚仙只是為了激勵她撐過此劫,其實誰都沒有把握,一個厲鬼遭天誅槌轉化後是否還能剩下什麼。她笑了下,回予最後一道意念:「仙君,主人就拜託您了。」

  魔界北方的冰原上,兩隻巨大的魔犬各載著一個人,在滿地霜白上急速馳騁。忽然,其中一隻魔犬停了下來,久久都沒有動靜。

  克里斯見身後的人沒跟上,調頭回去,就見諾蘭握著一根髮簪,指間溢出一陣藍光,如短暫的花火轉瞬熄滅,對方低垂的臉龐難測神情,卻無端有股濃重的哀傷。

  他想了想,正要開口,諾蘭就抬起冷若冰霜的臉,彷彿先前的憂傷只是幻覺。

  「走吧。」諾蘭面無表情道:「該是快結束了。」

  與此同時,天雷台發出一聲「哐啷」輕響,一條鎖鍊自舒嬿的身上浮現,於乍放的藍光中斷裂,壓制十多年的千年怨氣隨之爆開,颳起陰冷的寒風,伴隨刺鼻的血鏽味。

  只見舒嬿恢復最初慘死的厲鬼之姿,凌亂的豔紅薄紗下,是一片青烏的染血肌膚。

  「舒、舒姊!」張瀚倪望著慘不忍睹的厲鬼,已泣不成聲。這段日子來,他一直受到舒嬿照顧,卻從沒好好謝過,心中懊悔至極。史戴西也難過地握住十字架,朗聲念起祈禱詞,願天父慈悲,助她度過劫難。

  舒嬿睜大血染的眼,喧囂腦海的仇恨令豔麗的面容變得扭曲猙獰。她難以自制心中的殺念,朝雷三爺揮去銳利的血紅指甲,厲聲尖叫:「快!趁我還有理智的時候!」

  雷三爺立刻舉起天誅鎚,往舒嬿猛力一揮,大喝:「收!」

  一陣金芒大放,舒嬿被收入鎚中,巨大的錘子電光閃爍,發出「啪茲」聲響,已然蓄勢待發。雷三爺一手握緊把柄,一手掏出天雷釘交給張瀚倪,雙眼掃視雲霧下的凡塵,「人間妖魔太多,阿尼,用千里眼找出你們的目標,西方小子也過來灌注靈力,快!」

  兩天兵趕緊把淚一抹,絕不能讓舒嬿白白犧牲!

  史戴西口唸聖經,抱住雷三爺的腰,銀色聖光大放。張瀚倪眼冒金光,依蔚仙指示找出安慈的所在處,將天雷釘對準目標後,也一手貼上雷三爺,拼出所有的靈力。

  「天誅!」雷三爺提氣大吼,往天雷釘揮落鎚子。

  人間的天空頓時烏雲密佈,那是不同於混雜陰氣、魔穢與黑化物的灰暗,而是帶著溼意的厚重雨雲。陣陣鳴聲由遠而近,氣勢奔騰,挾帶天道罡氣,撥開籠罩人界的黑化物,令妖魔鬼怪無不驚慌奔逃,深怕在受過渡世地力的洗禮後又受天力雷火的摧殘。

  安慈臉色驟變,不敢相信地瞪向雷鳴處,其他人大喜之下,也紛紛抬首瞻仰。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

  雷三爺嘔了一天一夜的嘴,剛好對著張瀚倪哈氣,醺得哈尼醬一陣喉腔翻騰,在鎚子要擊中雷釘的瞬間,忍不住——

  「嘔……」

  「哐啷!」

  第一道天誅雷火朝安慈的方位凶猛落下,眾人正欲歡呼,卻見那雷竟忽然歪了一點點,以微妙的角度劈向葉育。

  「啊——」

  說起來,葉育真的不是普通的招雷。小時候莫名被雷神誤傷,搞得他有恐雷症,長大了不得已被天誅五雷劈死,好不容易bet36体育在线网站了,現在又要來劈他,簡直是跟他有仇,氣得他也顧不得安慈射來的魔龍,直接雙眼一閉,雙手胡亂一揮,毫無神子風範地俗辣尖叫:「走開!去打該打的啦啊!」

  葉育雖為上古神後裔,但也繼承了人類母親的優秀靈能力,因而在神力覺醒前,本身就是個念力型靈能者,每逢危急關頭,爆發出來的求生念力,總會特、別、逆、天!

  於是,大家就見那天雷在即將劈到葉育之際,突然反向撞上黑龍,又以詭異的奇葩角度折向城內,急速飛往不知處,「轟、轟、轟、轟」地連劈四發,接著就見眼前的安慈發出慘厲的哀嚎,渾身冒出熊熊火光,倏然消失。

  「……」

  所有人都一臉懵逼,這是什麼狀況?

  龍鬼指揮中心裡,雙宅爆出震天歡呼,極有默契地來了個High Five。

  「喔耶!念力萬歲!大Boss的本體被打中啦!魔氣瞬間爆掉一半有沒有?」

  唯有追蹤完整經過的蔚仙,臉色發白地跪在地上,摀著再也承受不起任何轉折的小心臟嚶嚶嚶。天兵福星變數什麼的,真的好虐人!

  ☆ ☆ ☆   ☆ ☆ ☆   ☆ ☆ ☆

  【小劇場】

  小育森森盯著哈尼醬,「又、是、你!」

  哈尼醬:「……qwq」

  這次的鍋真的甩不掉。

  ☆ ☆ ☆   ☆ ☆ ☆   ☆ ☆ ☆

  後記:

  哈尼醬神助攻WWWW(#

  下一篇,依然是打打打,距離大戰結束倒數第二篇~XD

  【下篇預告】《葬入火海》: 字數約五千多字,預計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bet36体育在线网站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5.13.2019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