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一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8-10-11 16:26      字数:3489
坂本昱祈,如先前介紹,他是一名日本人,在當時的年代,亞洲地區最強的國家莫過於日本和中國,但隨著人的野心和貪婪,終於引爆了戰爭,史稱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大戰期間,日本和中國戰事不斷,而當時的上海作為許多大國的殖民地,除了各國的地界尚且無恙外,其他地方都陷入戰火。昱祈身為日本人,依他當時的年紀來看是該從軍,為祖國參與戰事,然而他卻不走這條路,而是走向另一個極為隱密黑暗的道路—殺手。

殺手一職無論在哪個年代都是存在的,是最黑暗,最隱密的角色。年輕的昱祈無父無母,從不再哪個地方安定度日,而是各國跑。他去過美國,去過台灣,也去過中國,為的,就是他的任務。

反正他在日本雖有戶籍,卻從沒有寫下定居地,坂本也是大姓,多少人都叫這個姓,軍隊也查不到他身上,就算入軍隊伍中有他的名單,找不到人,有沒有從軍都無所謂。

而這個故事,就是在二戰之後,從他接到一封書信,前往中國開始的。

在收到書信前,他還在自己祖國執行一樁暗殺任務,殺的,只是當時在地方上有民的小富豪,理由,只是因為眼紅忌妒。殺手是個奇特的職業,而那些委託人的殺人理由,更是千奇百怪。有為了錢財的人,有為了愛情的人,有的,甚至只是芝麻小事。

但殺手是甚麼?他們向來只接單,不問理由。有錢拿,不管是什麼理由他們都會去做。也許在那個動盪的年代,殺手反而是最自由的。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就去把那富豪殺了。

“這是糯米丸子,在這很有名的,吃吃看。”在日本鄉下的一處不起眼的小雜貨店外,一個穿著普通的日本男人坐在外頭的椅子上,對身邊同樣穿著普通的人如此說,手裡拿著盤子,盤子上是香噴噴的糯米丸子。

那人接過對方的過來的糯米丸子,盤子下有一封厚厚的信封袋,那人把盤子放在腿上,拿起糯米丸子咬下一口:

“很好吃,多謝招待。”

男人笑了笑,沉默了會兒,開口:“這次,真是多謝你了。要不是你,我怕是無法成功。”

那人吃下糯米丸子,聞言,他說:“不過是舉手之勞。”

男人笑了,但他很清楚,這人那句話之下的真實意思。現在的時代極為混亂,祖國在這次大戰中戰敗,物資缺乏。短短六年時間很難恢復元氣,是人人自危。現在到處都看的到餓死的祖國人民,他們想伸出援手,卻礙於物資缺乏,只能咬牙當作沒看見,每天為家族的生計苦惱。

深深嘆息,男人知道自己這麼做是不對的,但為了家人,為了自己的未來,他必須痛下殺手,才能有更進一步的未來。

“我以後還能找到你嗎?”男子說。

“只要你需要,隨時可以。”那人吃下最後的糯米丸子,接著雙手合十:“我吃飽了,多謝款待!”說完就站起身,一邊抓著吃飽的肚子抓癢養,一邊悠閒地往前走,好似散步似的。

男人沒有留住他,而是站起身,朝他喊:“達二哥,後會有期!”

被稱作達二哥的人沒有回頭,他擺擺手,悠閒地離開了。

那一年,夏至末。兩旁的楓樹鮮紅,在日落的夕陽下十分耀眼。達二哥躺在一株楓樹下,翹著腿享受夏末的慵懶。

這是他最平靜地一年夏至。在這慵懶的薰陶下,他總該好好的自我介紹一番,在日記的開端他就提到,他的名字叫做昱祈,職業是殺手,代號——達二哥。

其實在最初,他並沒有想過要當殺手,直到他十歲那年無意間殺了一個人為止。

說是無意,也不算無意。他自有記憶來就對自己的父母毫無印象,只有親奶奶照顧他長大。在這樣的一個家庭出生,難免會遭人欺負,尤其是奶奶去世後,鎮上的那些同年齡的孩子對他的欺凌更是沒有極限。

不過他是誰?他可是坂本昱祈!字典裡可沒有軟弱二字!

於是在一次的反擊中,他失手殺死了一個孩子。這可把所有人都嚇壞了,當時的他想,這下子絕對要被判死刑了。想來也是,人證物證皆在,哪有安然無恙的道理。但昱祈沒想到的是,那時在場的目擊者除了那些老是欺負他的孩子外,還有一個人。

那是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子。

他的穿著普通,甚至透著窮酸,但他的氣勢,卻遠不如他身上穿的那樣。相反的,他十分的盛氣凌人,甚至,透著一股傲氣。

昱祈從不知道他是誰,而男人的出現,也為昱祈的未來揭開序幕。

男人殺死了當時目擊的孩子們,卻獨獨留下他。

“要不要跟著我。”

男人冷冷地看著少年昱祈,話裡不容拒絕。昱祈也沒拒絕的意思,大方道:

“嗯!”

昱祈從此跟在刀疤男子身邊學習各種殺人的招數,更自己學習如何運用小刀,變成他行走在這行中獨有的招數,殺人於無形,有時根本不用露面,便可直接索取目標性命。

昱祈跟著刀疤男子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殺手整整十年期間,他十六歲開始獨自接單,慢慢的獨當一面,直到二十歲那年刀疤男子死去,他已經是人人爭著要的殺手了。他給自己取名叫達二哥,但他卻不知道刀疤男子的名字。

這十年間他從來沒有聽刀疤男子提過自己的名字,昱祈這些年來一直喊他師父,刀疤男也不反對,就這麼叫了十年。刀疤男子是在一次的任務失敗中死去的,這對殺手來說是常有的事,但以刀疤男的身手看來,卻不該死的這般容易。昱祈一直覺得刀疤男的死有蹊蹺,但他卻不知道刀疤男究竟是接下了什麼單才會讓自己死於非命。

殺手做事,向來是盡人事聽天命,每一次的接單都要當作最後一次,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因此他們向來不會讓自己留下任何遺憾,昱祈也不例外。他不斷的接單賺取高額的費用,更在二十六歲那年娶了一個老婆,很有幸的是一個音樂老師,更在二十八歲那年喜得一子,他為孩子取名為——

坂本宥里。

宥里是昱祈的獨子,但他卻沒想過要宥里接下他的位置,反而希望他平平安安地度過這一生,哪怕平凡。殺手是條不歸路,踏入了就很難脫手,昱祈為了保護他們母子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自己家裡的事,更沒有讓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讓他們知道自己經常需要到外地工作。

這在那個年代是常有的事,昱祈的妻子也沒有過懷疑。倒是宥里,這孩子出奇的精明,時常讓昱祈頭疼。

現在處於二次大戰結束後的第六年,昱祈當年可也是乖乖的去從軍打仗,雖然比當殺手還要艱辛還要危險,好在他從中鍛鍊出的危機意識讓他得以安全從戰場上退下,繼續他的殺手生涯,而他在戰後得到酬勞最高的一次任務,就是從中國開始。

看著手中的書信,昱祈坐在京都的一處小茶樓裡,翹著腿一邊抽菸一邊細讀信上的文字。那是一篇英文書信,說來,要不是他各國到處跑,又有接受教育,突然這麼一大篇的英文還真讀不出來。

——達二哥敬啟:

這是單獨指名的委託任務,請務必接下。任務內容如下:

請即刻前往中國南京,與長沙考古隊第二分支一同搭乘火車前往長沙。不必和考古隊會和,只需在路上暗中保護他們的安全,尤其是考古隊長,羅伯茲‧羅納德。

抵達長沙後立即加入考古隊伍,此事已通知羅伯茲‧羅納德,他會負責掩護你的行蹤。如不想暴露真面目,也可戴著面具加入,並不勉強。

請務必保護考古隊安全進入長沙古墓,幫助他們取得墓室中的寶物。在此過程中將加入不只一組的考古隊,除了羅納德考古隊,僅允許一組考古隊進入,寶物只能由羅伯茲.羅伯茲取得,若他人想奪取,不問理由一律殺無赦。

此任務不問過程,只問結果。任務成功,即可獲得高額酬勞,金額不設限,若任務失敗,將進行清除工作,請務必好自為之。

——華爾滋 敬

瞇起眼看完這封信,昱祈抽出信封中的照片,有整個考古隊的,大約八個人,其中這個留著鬍子的外國人就是他這是重點保護目標,羅伯茲‧羅納德。

這下昱祈可真的頭大了。

他向來以殺人為主,這項任務雖然也包含了殺人工作,但更多的是保護責任,尤其還得重點留意這個外國大叔,比殺人還難!

且這過程中,將會發生一場大規模屠殺。

昱祈也不是傻子,信裡說了要保護整個團隊,但沒說死了人會怎麼樣。反正只要羅伯茲‧羅納德不死,其他人死了也無所謂。也就是說,他只要特別保護一人就好,還要保證他拿到墓室中的東西,讓他平安離開就算任務完成。

如此看來是還不算難,但要他去保護一個人簡直比死還難受,好在過程中還必須殺死其他想進入古墓的考古隊,他相信其他考古隊定知道這華爾滋的心思,這場旅途將會有諸多高手藏匿其中。

皺皺眉,昱祈盯著照片看了許久,再看看任務內容,突然感到好奇。雖說現在盜墓者不少,但如此重點針對一個墓室還真是少見,像是很篤定墓室中有什麼東西一樣,還指定必須拿到手,讓昱祈也開始好奇那是什麼了。

殺手以真面目示人是最忌諱的,萬一被人記住長相,尋仇可不是小事。既然可以戴上面具,那他接下又有何妨?大不了冒著任務失敗的風險殺光所有人,當然這是下下策。

昱祈心裡有股直覺讓他最好放棄這項任務,但對方直接指名,他又不能說放棄就放棄。且看對方如此直接的將信放在他可以拿到的地方,表示對方極有可能知道他是誰。思及此,昱祈決定忽視心理的警鐘,接下任務參與這次的考古行動。

如果當時他知道最後會是這樣的後果,他不會收下那封信,不會答應接受委託,更不會助那些人拿到那樣‘東西’。

然而這一切卻在他同意接下任務,前往南京車站搭上前往長沙的火車時,就埋下火種。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