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9 21:09 1/12 11:07有一笔转账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6.桃花语
作者:魅姬      更新:2019-01-07 16:46      字数:3359
  从戎之华,是为国基,从华之容,是为民基。——《燕典》

  自从从霍己病的口中得知他的表字为容华时,楚郊便时常将这句话含在嘴边。

  按燕国的传统,寻常人家取字一般都是在其子弱冠之年,行完成人礼之后,由族中长辈赐字,但霍己病却是自幼聪慧,尤得燕帝欢喜,是以早早的为他赐了字,并钦封为容华公子,虽说并不是官职,每月却也能得朝廷发下的二十两月例,可见燕帝对他有多重视。

  然而,此时被燕帝视之为重的容华公子,此时正苦恼的对着眼前的一团书写杂乱的纸求助:“楚兄,我还是写不了。”

  霍己病自幼是个左撇子,能用左手妙笔丹青的他却是练了不知道多久,也没能让他的右手有左手一半听话。就像他那被狗啃了的学武天赋,当年他的亲哥哥霍己舒只花了半日时间便能学会的一套拳法,他愣是学了一年也没学会。

  楚郊只觉得他这般与右手较劲并没有太大意思,闻言也只一本正经的应了一声,同情的拉着他的手继续教他。

  霍己病学习的,正是楚郊二字。

  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要如此固执的写着他的名字,在心里有些欢喜的同时,更多的是觉得疑惑。

  这个看上去粉雕玉琢,精致的像个瓷娃娃的少年似乎身体并不是很好,所以对武力非常崇拜,虽然平时看得并不是很明显,但……

  “楚兄,你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怕么?兄长说他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吓得在战场上直窜,还被将军当着全军的士兵面前骂过,幸亏他身手不错,不然这会儿早就变成一捧黄土了……我也想去战场看看,只可惜母亲不让,”霍己病眼睛始终盯着眼前的纸,手上依旧认真的写着“楚郊”二字,然而嘴里的话却是对着现在他身后的楚郊说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楚郊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会有人对他这么执着。这样一想,当年执意从戎的决定倒是正确的很。

  起码在未来的一百年里,依旧有很多人记得他。

  “你继续练着吧,我要先睡一会儿,”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再抬眼人已经从身后消失。

  霍己病宝贝似的将墨放进盒子里,这才拿起毛笔继续练字,一开始人消失的时候他还会惊讶害怕,几次下来就已经变得很淡定了,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完全适应的缘故,从第一次出来到现在楚郊可以待在外边的时间越来越长,但还是时不时会突然消失,楚郊的猜测是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而墨已经与他融为一体,所以他才会突然回到墨中休息,对此,霍己病表示:只要没有完全消失就好。

  楚郊一离开,原本笑意盈盈,温柔乖巧的少年便瞬间变了脸,又回到了平时呆板乖顺的模样,只除了他手下的字,从杂乱无章逐渐变得规矩,分明还是右手,笔下的字却比之前所写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只是这好看的字迹也没持续多长时间,不一会儿门外脚步声响起,门被人打开。

  是阿良。

  “二公子,太子来了。”阿良低着头,眼神时不时瞥向身后,全然不曾注意霍己病在做什么。

  霍己病停笔,慢慢的将写好的纸扔入纸篓内,而后看向来人笑着低头行礼:“太子哥哥。”

  “白白你可真过分,这已经是第二次将我一个人抛下了。”

  “是太子哥哥文采过人,不过愣神的功夫,太子哥哥已经被那些才子们包围了。”

  “才子?依我看呐,那些才子还不如本宫的白白一分!”燕毓哼笑,忽而看到纸篓中的废纸,道,“阿良,将你主子扔了的东西捡起来,让本宫瞧瞧。”

  “是,”阿良连忙躬身捡出霍己病刚扔掉的废纸团,谄媚的递到太子面前。

  燕毓不着痕迹的蹙眉,随即勉为其难的接过纸团,慢慢铺展开。

  却见纸上墨迹斑斑,只隐约看得见两种截然不同的字体写着相同的几个字:从戎之华,是为国基。

  燕毓不太乐意的将纸重新揉作一团扔回纸篓,对着霍己病语重心长的说道:“为兄知晓你对百……”

  “太子哥哥,”霍己病眉眼弯弯,笑着将燕毓推出门,“太子哥哥若是想要教训容华,还请容华先换身衣服,阿良,你去帮太子哥哥沏壶茶!”

  “诶……”莫名其妙被推出门,燕毓有些无奈,却是没有发太子爷脾气,反而好性子的顺着霍己病的力道被推出了门。

  霍己病则飞快的将桌上的盒子了来,又快速的换了衣裳,这才走出门外。

  “慢些,我自是不会催你的,”许是衣服换得太急,身体又有些虚弱,不过是快速换了身衣服霍己病便略有些小喘,红彤彤的小脸倒是可爱的紧,燕毓抬手,不着痕迹的用内力为霍己病顺气,待霍己病的脸蛋重新恢复白皙后这才继续说道,“为兄知晓你对百年之前的楚国大将军楚郊……十分钦佩,可你对他实在是过于执着,再这样下去,怕是要疯魔。”

  霍己病抿唇轻笑,丝毫不在意燕毓的担心:“太子哥哥这话倒是严重了,容华自幼听着那人的事迹长大,太子哥哥可有见过容华又真的做了什么?”

  “如果父皇赐字时你没有一心想要与他表字相同,如果你没有夜以继日的重复练习着他的名字,为兄自是相信的……”那张纸上的墨迹新旧不一,一看便知戎华二字写得更久些,外人不知霍己病是个左撇子,他却是清楚得很,一看便知这人两手都分别写了这两个字,还写了很长时间!

  聪明如燕毓却也想不到如今霍己病已然可以两手同时写得一手好字,毕竟霍己病再聪明也不过十岁稚子,从小被称为神童的太子殿下即使能够认同他的才华,也不会认为自己都做不到的事,霍己病可以做到。

  “太子哥哥,既知愚弟执着,又何必这般叮嘱,容华自是听不进的,”霍己病依旧在笑,却添了些许赌气的成分,“容华本想与太子哥哥讨论一些读书的心得,现儿却是有些累了,还是请太子哥哥改日再来罢!”

  “阿良,送太子哥哥回去!”

  “公子!”

  阿良显然不愿意送燕毓离开,然而霍己病下了逐客令后便咬着唇赌气的回了房,关门声甚至惊了树上的几只家养的鸟儿,燕毓看着紧闭的房门只叹了声“果然是小儿”,连余光都没有看向一旁的阿良便转身离开了。

  原地,只留刚端了茶水过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阿良看着太子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一个病秧子而已,到底哪里只得太子殿下您高看了!”

  再说霍己病,回到房间后便尝试着换了一声楚郊,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便知墨中的人还在沉睡,霍己病的身体本就不是很好,今日又起的有些早,想着便脱了外衣抱着盒子准备再睡上一觉,本是打算小憩一会儿,却是不想真的睡着了。

  甚至,做了个梦。

  梦里,桃树成林,桃花遍地。然而只是片刻,地上粉色的花瓣便变了色,成了令人刺眼的红色。

  如血一般的颜色。

  忽然,一个与燕毓有八九分相似却与霍己病一般年龄的少年手上拿着剑凭空出现。

  他兴奋的张着嘴,似乎还嫌杀戮太少,因为过度兴奋而显得扭曲的脸对着霍己病说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躺在床上的霍己病猛然惊醒。

  “做噩梦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的楚郊,拖着霍己病的头担心的问,“你在害怕什么?”

  霍己病垂眸,贝齿轻咬着下嘴唇,轻声道:“只是梦到一些往事罢了。”

  “往事?”楚郊挑眉,“在下可有幸,听上一听?”

  回答他的,是无声的沉默。

  楚郊见他不愿多说,也不再多问,忽而笑道:“我刚刚想出去透透气,偶然看到一个地方,你一定喜欢!”

  霍己病没来得及问是什么地方,便被楚郊给带了出去。

  目的地却是一片与梦中重叠的桃林。

  “……”霍己病傻傻的站在一颗桃花开得最盛的桃树下,不解的看着楚郊。

  “你等着,”楚郊单手扶着桃花,微微用力,便见满树桃花尽落。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白白果然比bet36体育在线投注好女才郎都要好看几分,”桃花飘落,楚郊伸出手,两朵花瓣完好的桃花落在他的手上,只见他微微一笑,将两朵桃花都送到了霍己病的面前,“虽是不知白白心事,但白白放心,楚某一直会陪着你。”

  霍己病看着眼前递过来的桃花,粉色的花瓣下是一只布满老茧的手,上面甚至有很多新旧不一的伤痕……这只手完全不像一个尚未弱冠的男儿的手。

  “怎么?白白莫不是嫌弃楚某的礼太轻?”见霍己病久久不接,楚郊也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刚他只顾着逗霍己病开心,却是忘了这招式对女儿家或许管用,对一个十岁男孩子来做怕是反而会遭嫌。

  正要将手里的桃花收回来,霍己病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这是给我的,楚兄怎能擅自收回!”霍己病夺过两朵桃花,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打算拿回去放进常读的书中。

  回头的时候霍己病的脸还是微红的,楚郊心情颇好的利用轻功带着霍己病浏览了一圈都城四周的风景,而后才悠闲的带着人回了丞相府。

  都城的郊外,一个莫约十四岁的姑娘含情脉脉的将手中的两朵桃花送给了对面的少年:“阿郎,等你回来我们就成亲吧。”

  少年捧着姑娘送的桃花,旁若无人的放在唇边吻了吻,肯定道:“半年,必归!”

  燕国素来有个传统,名为桃花传情,若是与心上人有成亲的想法,便可用两朵桃花来含蓄的表达自己的心意,霍己病自然知道送他花的楚郊是不清楚这件事的。

  只是这花既然送了,便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