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二章 2-2峨嵋之巔
作者:石楠棠      更新:2019-04-14 10:24      字数:3028
  「他到底在想什麼啊?」俊美的臉上掛著無限狐疑,更多的是明顯深嘆的無奈。玄殊支著頷看著眼前美得清麗又帶點些許邪惡的女人,心上卻是臣服又感佩的,整座天界除了位於崑崙太平宮那位難搞外,就屬眼下這位最可怕了,連坐在金闕雲宮那位的智商都無法與之匹敵。

  然嚴格論起,太平宮那位西王母是因位居女仙之首,不得不讓人禮讓三分,而這位南荒天妃卻是十足十的太過聰慧,聰慧到只怕連玉帝都被她玩弄股掌之中而不自知。

  望著盯著自己,面容有著百般疑問卻又沈默不語的聖獸鳯凰,天妃仍是皮笑肉不笑的,「你家主子總會心血來潮之際,專做些莫名其妙又不負責任的事,你又不是不明白?」

  聞言,玄殊微擰著眉,看著一臉詭笑似等著好戲登場的天妃,「娘娘這句話,涵意可深得很吶?也難怪整座天界,唯有東極的青玄帝君才能明白娘娘縝密如絲的心腸了。」

  聽著玄殊半似認真半帶微嘲的口吻,天妃非但沒有怒氣,反而笑著端起茶盞喝起茶來了。

  另一旁素衣長髯靜坐的男子懶懶半偏著首,「玉帝親命北河手抄楞嚴經百部,這可真有趣了!北河一個人那裡忙得了這許多事情?想想看整座峨嵋大大小小的妖眾也可謂多不勝數,渡化那群素質參差不齊的妖界眾生光想讓人頭疼,後來又添了晏龍那個燙手山芋。現在可好,又多了部硬梆梆的經書。」

  「我只能說,位高權重者全然不明白咱們這群神仙可不似他那般閒散,年年人界上奏疏文,全都是咱們在看咱們處理的,有幾件會經過他的手入了他的眼?」天妃拈起潔白如雪的糕片才問道,「這抄百部楞嚴經書的事,蓬萊洞的呂祖知不知道?」

  「想必是知道的,」玄殊思索半晌後才說道,「七百七十七部的首楞嚴經,光是吟誦默想就已是讓人打冷顫了,何況還得抄寫廣發眾生?這不是為難北河嗎?」

  「真巧,我與你的想法正是一般。」天妃聞言一笑,「我聽聞呂祖不是派了百繪下至人界去看看晏龍的景況嗎?何不叫她繞到北河那兒,幫他抄經書?我聽聞這百繪心靈手巧,又曾有過千年修為,只因被呂祖葬送了,才落得如今委屈在蓬萊洞裡打雜渡日,如此不可多得的小花妖怎能被辜負了?何況這抄寫楞嚴經,對這位百繪姑娘也算是加助修為,如此方法,我認為甚好。」

  「甚好?」聽得了天妃口中所謂之一石二鳥的計謀,玄殊頓時有些嚇著了,心頭隱隱浮現不祥之感,「娘娘,北河的個性妳該是清楚的。他前世是位得道高僧,不近女色……呃?該說,只要有女人靠近點兒,就嚇得魂不附體,混身不自在。這還算是小事,若再嚴重些,他就嚇得現了原形。我聽聞這百繪姑娘生性好動活潑,不指小節,談吐又有些得理不饒人的,只怕北河消受不起。」

  「消受不起?」天妃瞠大美眸,「不過就是去幫北河抄寫經書,廣行善舉罷了,有什麼消受不消受的?我就是替他著想,深恐北河誤了日子才替他想出了這麼個好辦法。再說了,百繪前世是千年雪狐,論理,也是夠格飛昇上仙的,偏偏為了述朗與庭萱的事,才落得被哼哈二將打得體無完膚,死於非命。如此淒涼下場,說穿了也是你們所行之惡。你身為十二聖獸之首,非但不思己過,想個法子彌補這彌天大罪,反說什麼消受不起?我該怎麼想你們這群掛著仙名卻行不出半點好事的神仙?」

  聽著如此咄咄逼人的言辭,一字一句皆是鏗鏘有力,說得眼下兩個男人亳無招架之力,均低首不語。然心中所想卻是一致──良計?是詭計吧?幸好和這個女人是友非敵,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對了,說到晏龍那只畜牲,最近可有什麼狀況?」似是想起了什麼,天妃又問了,那音調真是平和得讓兩個男人直打哆嗦。

  「近些日子北河未有任何回稟,想必仍是被鎮壓在昊天塔之下。」玄殊小心翼翼的回道,眸光卻瞥向一旁苦笑不語的男子。

  「是嗎?難得他如此安份,只怕也撐不了多久。」纖掌一揮,天妃說道,「傳我的口諭給呂祖,命百繪留守峨嵋,代北河抄寫百部楞嚴經,若違我旨意,呂祖就自己代百繪受過吧。但依我看來,玄殊也得去峨嵋一趟,就如同你說的,北河那傢伙一見到女人活似見了鬼,若沒先去知會一聲,別說北河先被嚇著,恐怕百繪見了他的原形先被嚇得逃之夭夭。」

  「玄殊明白,但玉帝那兒,難道不用知會一聲?」

  「知會什麼?若不派個幫手,難不成要誤了佛祖生辰?若真誤了,他自己抄不抄經書?」天妃說道,「他自個兒下的旨,也不細想想這事情成不成?全是一些要人收拾爛攤子的餿主意。」

  聽著如此責難,玄殊只得苦笑,謹領懿旨化為原形振翅而去,待那抺五彩豔紅身影隱身在無限蒼穹之中,一直低笑不語的素衣身影才緩緩開了口,「都過了近百年,也該夠了。」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聽得這句也該夠了,天妃只是斜睇了眸子,口吻淡淡,心口卻像火燒似的。

  ──近百年了?已近百年了嗎?可為何仍覺得似乎只是昨兒的事?那看似緔舊飄渺的記憶,仍是如此鮮明的盈繞在腦海中,怎麼也淡不了。

  「玉帝向來疼寵這群聖獸,可為了妳一句話,也把晏龍交給妳了,妳還不知足?」元始天尊不禁搖首,「當初的用意,妳不也是希望聖獸們脫離天界束縛,擺脫那空有的虛名?晏龍私改月老姻緣簿固然有錯,但也算了幫咱們一個大忙。」

  「大忙?」聞言不禁杏眼一挑,瞪著眼前身居清微天的最高神祗——這位老天尊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那只該死下地獄的晏龍,總是妄想攀附上玄殊的地位,心機之深沉令人不得不再三提防,如今元始天尊竟說他幫了個大忙?

  「若沒有他的大筆一揮,十二聖獸又豈能體會離別生死,人生百態?他們憑白無故的被欽點成了人界口中視為祥瑞的象徵,卻絲亳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世人尊崇膜拜,這的確是玉帝之失。」

  「但若沒有晏龍的多管閒事,仙馬身畔絕對不會是水芙蓉!」不等元始天尊說完,天妃怒道,「我明白,這群獸身畔必得需有一朵解語花,可那一朵朵的花仙們,全是咱們的眼線。但仙馬身邊的水芙蓉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人選!」

  「已成的事實,妳為何老掛在心上?」天尊仍是心平氣和的,「再說了,就算沒有晏龍的詭計,說不定樊堯也是會戀上水芙蓉啊。」

  「那也只是說不定。」天妃嘴上仍是嘟嘟嚷嚷,「若沒將他鎮壓個千百年,我心頭氣如何得以消解?」

  「妳的怒氣可以藉由鎮壓晏龍得以發洩,那西王母呢?」他笑道,「華林園裡的花仙,死的死,跑的跑,太平宮可謂大大失色,她要找誰出氣去?」

  天妃聽著這番話,再開不了口,只是看著元始天尊那張老臉。

  天尊欠身而起,伸展了略微僵直的腰脊,眺望翠茵的竹林,嗅得怡人的花香,不覺微笑說道,「但,妳方才的主意的確不錯。」

  聽著他的讚美,天妃只是翻著白眼,瞪視這位天地間真正的主宰,「十二獸中,就屬北河的定性最夠,但若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會和玉帝那老頭下注。」

  「他答應了妳什麼?」

  「任何條件。」回想起昔日的賭局,原有的怒氣又化成了虛無,天妃笑意盈盈。

  天尊笑了,「那就當我謝妳的吧!我也希望妳答應我一件事。」

  凝視著那張睿智卻又有著童心的神情,天妃沈吟半晌才說道,「我知道。」

  「對了,」天尊似是想起什麼,「方才聽你們談起的百繪,可是呂祖新收的徒弟?」

  「徒弟?」聞言,天妃不禁翻了白眼,「那是不得不將她收為徒弟。他白白糟蹋了人家一條小命,只好拿桃枝做了移魂大法把小狐妖變成了小花妖。真虧得姑娘家不計較,否則呂祖怎賠得起人家千年道行?」

  「百繪姑娘竟有千年修為?」

  「不錯。」天妃暗吁長氣,「但因不屑天界苛刻的規距,不願成仙。你現在又有什麼新玩意兒了?」

  「還不是時候,現下有妳就成了。」天尊伸出指尖,於半空中畫出整齊有致的棋盤,逕自下起棋來。

  看著他莫名的舉動,天妃好奇的,「你向來不過問那些女子的來歷,這回怎麼問了起來?」

  聽著天妃的詢問,元始天尊頓了手,只見他擰眉沈思,在畸角一處下了一子,口中喃唸著,「我總認為,這回妳這盤棋局,可不太好下啊?」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