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1、自作孽(九)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8-05 16:31      字数:4615
  张宏的速度很快,当天晚上就给了闻人袁小烟的生辰八字,并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召鬼。

  闻人看了看日历,想了想道,“今晚吧,赶紧结束了这件事。”

  张宏当然没意见。

  于是,当天晚上十一点多,张宏和特案组一众成员齐聚杂货店,围观召鬼全过程。

  闻人看到涌进来的一大群人,满脸的嫌弃,“你们就不能留在警局等结果吗?再说你们又看不到鬼。”

  “来涨涨见识嘛。”向文浩笑嘻嘻道。

  重明走了过来,看到特案组的人,皱眉问,“闻人,他们等会儿不会要进去房间里面吧?”

  “怎么可能?”闻人立刻否认,“你们可以在这里等,但我们召鬼的时候你们不能进来。”

  “为什么?”高永贤不满。

  “因为会打扰到我们。”苏辙抱着胳膊凉丝丝道。

  特案组众人都挺不满的,张宏拿出组长的威严,“来的时候不是都跟你们说过了吗?要来可以,但必须尊重闻人他们的办事方式,这是召鬼又不是直播,我们在外面等就好了。”

  柳青柳絮撇嘴,高永贤抱着胳膊不出声,关寧萱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向文浩开口,“我有个问题。”

  众人看他,向文浩慢条斯理地开口问,“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柳青等人都点头——对啊。

  高寿有些恼火,心说你们这群人拜托闻人找凶手,但是又不相信他,那干嘛还要多此一举召鬼?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闻人的那几个式神先不干了。

  重明冷笑一声,“既然不相信我们还过来做什么?门口在你们后面,好走不送!”

  苏辙把拳头握得直响,“需要我送你们吗?”

  闻人抬了抬手,神情冷淡,“召鬼好像没必要了,你们都回去吧,以后都别来了,我这里只是一座小庙,供奉不起各位神佛。”

  众人一下子有些懵圈,向文浩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把闻人等人都惹火了,这下可怎么办?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向文浩想补救一下,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求救地看向张宏。

  其他人也都看他。

  张宏一脸头疼地扶额,这群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那什么,闻人,他们这过去三十年里面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头一次遇到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怀疑是难免的,你以前不也碰到过这种人吗?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们计较了。”张宏硬着头皮开口。

  “既然不相信我,还有什么必要召鬼?”闻人冷笑。

  “不是,老弟,我可没有不相信你啊,这次的事还是我拜托你的,他们都只是过来凑热闹的,你就当他们不存在好了。”张宏赶紧跟他们撇清关系。

  特案组众人都斜着眼睛看张宏。

  闻人也看他,张宏继续道,“我们都合作过多少次了?我什么时候怀疑过你了是吧?”

  闻人脸色好转了一点,但语调还是冷冷的,“没有下一次。”

  “行行行。”张宏赶紧点头,反正先哄好这位大神,其他事以后再说。

  闻人带着重明几人就进小房间了,留下高寿、张宏和特案组一行人在外头。

  经过刚才的事,高寿有点不待见向文浩等人,因此连茶都没倒,坐在沙发上刷微博。张宏摸摸鼻子,认命地去给自家组员倒茶,关寧萱跑过去帮忙。

  “我说张队,你好歹是特案组的组长,要不要这样去讨好他啊?”关寧萱看了眼高寿,确定他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低声道。

  张宏望天,再一次提醒道,“特案组本来就是专门处理这方面怪案的,你既然选择了进入,那就做好心理准备接触鬼神。在这个领域方面,闻人是专家,我跟他认识了这么多年,不少案子都是他帮忙破的,可以这么说,他是樱海市最好的天师,在鬼神方面,他的话有着很高的权威度。而且他也没必要在案情上跟我们说谎,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关寧萱捧着茶杯眨眨眼,“张队你也太偏向他了吧。”

  张宏有些心累,“不是我偏向他,而是他确实有这个实力。唉,算了算了,短时间内你们还是不要跟闻人接触太多了,尤其是有案子的时候,以后跟他接触交接的工作就都交给我、小宝和亦茹负责吧。”

  关寧萱挑眉,“张队你这是排斥我们?”

  “拜托,现在是你们在排斥我,排斥闻人,排斥鬼神好吗?说实在的,你们要是真的接受不了的话,我可以去请局长解散这个部门的。”张宏说得那叫一个真诚,他也是真心想取消这个部门,这特案组组长一职就不是普通人能胜任的,光是这群组员就让人心累。

  关寧萱捂着嘴巴偷笑,拍拍他的肩膀,“张队,你都已经掉坑里了,想出去,可没那么容易咯。”

  张宏苦瓜脸。

  张宏和关寧萱捧着茶出去分给众人,随后跟高寿一起,坐在客厅里静静地等着。

  不知不觉已经一点。

  高寿打了个哈欠,靠着椅子打瞌睡。刚闭上眼睛没睡多久,就听到了一点骚动。

  睁开眼睛一看,就见闻人正站在自己身边,特案组众人都站了起来神色各异地看着他。

  闻人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一张空调毯披在他身上,神色淡淡。

  “怎么样?问出来了吗?”高寿问出了众人最关心的问题。

  闻人点点头,“算是问出来了,不过还有点说不通的地方。”

  “什么说不通?你从头到尾跟我们说一遍。”张宏急道。

  闻人瞄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高寿,一眼看出自家男人此时的想法,伸手将自己那杯还温热的茶递了给他。

  闻人接了过来,眼中终于是带了点笑意。

  “你们还记得游乐园那个案子吗?”闻人开口第一句不是案情,而是问题。

  特案组其他人都有些懵,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过闻人问的显然不是特案组的成员,而是高寿和张宏两人。

  “游乐园?就是在西门的游乐园里那个拐卖儿童的案子?”张宏皱着眉头反问。

  闻人点点头,“还记得那个女鬼吗?”

  张宏摇头,腹徘——都这么久远的事了,再说一个女鬼有什么值得记的?要记也记美女吧。

  “袁小烟的情况,跟当时的她很相似。”

  高寿摸着下巴喃喃道,“我记得当时那女鬼在游乐园‘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都没有杀人,后来是在看到别人抢小孩之后才忽然疯了起来,杀了那个人贩子。”

  闻人点头——他家小寿记性就是好!

  高寿这么一说,张宏也想起来了,连带着特案组其他人也都终于想起来这几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案子了。

  “你们说的是那个震惊了全国的拐卖杀害孩童案吗?”关寧萱开口问。

  张宏点头,“对。”转头又问闻人,“你刚才说袁小烟跟当时那女鬼很相似是什么情况?”

  没等闻人回答,高寿就已经琢磨出答案来了,“你是说袁小烟的情况也是一样,本来没打算害人,却意外看到了某些东西受了刺激,勾起了她最痛苦的回忆,然后就开始害人了,对吗?”

  闻人挑挑眉,捏了捏高寿的脸,“聪明!”

  张宏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加怨念地看着他们——你俩秀恩爱能不能换个地点换个时间?

  “这是她的原话?”比起其他,向文浩更在意的,是案子的真相。

  “不,是我的总结。”闻人还是有些不待见向文浩,语气明显冷淡了下来。

  “那原话是怎么样的?”高永贤问。

  “原话就是。”重明从厨房里拿出一碗冰冻糖水,边吃边替闻人回答,“她是在小半年前目睹了宛素心被丈夫家暴的场景,所以才会开始杀人的。”

  “小半年前?”特案组众人微微一愣,柳青问,“可是黄弘毅是在三个月前被杀的,时间对不上啊。”

  闻人点头,“嗯,所以我说说不通的就是这里。”

  “她就没有解释?”

  “没有,不过……”闻人迟疑了一小会儿,道,“我有点怀疑她跟宛素心是认识的。”

  “啊?”众人一脸不解。

  “为什么这么说?”高寿追问。

  “直觉。”

  众人有些泄气,还以为是有什么不得了的证据支持,结果只是直觉。

  倒是高寿了然地点了点头,“那袁小烟呢?你不会把它放走了吧?”

  闻人挑眉,“怎么可能?她都杀了这么多人了,自然是要交给小黑他们发落了。”

  “小黑?”特案组众人好奇脸。

  闻人和高寿自然是不会解答他们的疑惑的,于是他们只好看向他们当中唯一的知情人,张宏。

  张宏咳嗽一声,道,“你们还是别知道比较好。”

  众人一脸茫然不解,柳絮抱着胳膊眯眼看他。

  “怎么交得这么快?案情不是都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吗?”高寿不解。

  闻人耸耸肩,“小黑他们是自己跑过来的,就说句百里要把它抓回去就把袁小烟带走了。”

  高寿抱着胳膊歪头想了想,道,“我说,为什么之前袁小烟都杀那么多人了,小黑他们都没能把它抓回去,偏偏要等到你把袁小烟叫过来了之后才来抓人?他们是不是坑你了?”

  闻人挑起嘴角笑了笑,“放心,他们坑不了我,今天我替百里他们干活,明天我肯定会问他要工钱的。”

  柳絮撞了撞哥哥的手,低声道,“我好像知道小黑是谁了。”

  柳青点点头,“我也是。”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不敢置信。

  “好了,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们该回去了。”闻人开始赶人。

  高永贤皱眉,“案情都还没有弄清楚。”

  “我从袁小烟那里得到的线索全都告诉你们了,其他的你们就自己查吧。”闻人摆摆手。

  向文浩看向张宏,张宏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好了,今天就到这里,都回去休息吧。”

  “张队……”关寧萱有些不赞同。

  张宏摆摆手,“先回去,明天都集中调查一下袁小烟和宛素心的关系。”

  众人一愣,向文浩微微挑眉道,“你是怀疑袁小烟和宛素心是认识的,袁小烟是因为宛素心的关系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杀了黄弘毅?”

  “只是怀疑。”

  向文浩点点头,对闻人道,“今晚打扰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一拨人呼啦啦地走了。

  高寿揉了揉脖子,都两点了,于是推着闻人进房间睡觉,其他式神也都纷纷回房间休息。

  另一边,分别回家的特案组众人也都在思考一件事——闻人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

  “哥,你怎么看?”柳絮洗完澡,就围了条浴巾坐在沙发上边喝冷饮边抖脚,问准备去洗澡的柳青。

  柳青想了想,摇头道,“现在我们说什么都没用,想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再重新调查一次宛素心就知道了。”

  柳絮摸着下巴琢磨道,“宛素心和她女儿都有被黄弘毅家暴的历史,黄弘毅死了,先不说家产,自由那是肯定了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宛素心让袁小烟杀了他?”

  “你这个假设的前提,必须是宛素心有阴阳眼能看到袁小烟,不然一定不成立。”见弟弟还有话想说,柳青干脆坐下,跟他讨论起来,“我觉得,袁小烟如果是在小半年前就盯上了黄弘毅的话,那她肯定不可能忍几个月再杀人,说不定在那段时间里就曾经试过杀黄弘毅,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成功。”

  柳絮双眉高挑,“你这个‘某些原因’很值得深究。”

  柳青忽然沉默了片刻,然后叹了口气,“如果以后都要处理这种案子,凶手压根不是人,要怎么抓回来归案?更别提审问犯人的根本就不是警察,那要怎么结案?我们又不是天师,真不懂局长为什么要特地成立这个部门。”

  这个问题柳絮也想不明白。

  “算了,别想了,去休息吧。”柳青把抱枕扔向弟弟,“去穿衣服!”

  ……

  “呀啊啊啊!!”惊恐的惨叫声从厕所里传出来,惊动了在房间里酣睡的邵氏夫妻。

  邵太太冲向洗手间,正好撞上了从里面冲出来的女儿。她一把搂住吓哭了的女儿,着急地问,“芸芸怎么了?!”

  邵芸芸哭得直抽噎,“镜、镜子里面……有个女人……眼睛还在流血……”

  邵先生脸色瞬间黑了,“又来?!”

  邵太太恨得眼珠子都红了,把女儿交给丈夫,大步朝着客厅旁的房间走去,用力拍打房门,边尖声喊道,“谢梓安!!!!你给我滚出来!!!你个魔头!!!”

  房间里一片安静,邵太太不死心地继续拍门,“谢梓安!!你出来!!谢——”

  门忽然被打开,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衣服的女人站在房里,缓缓抬眼看向邵太太,她的眼睛是纯黑色的,没有一点眼白,眼角慢慢流出血。

  邵太太整个人都僵住了,瞪大双眼维持着刚才拍门的姿势站在那里,跟那女人大眼瞪小眼。

  与女鬼对视的十几秒的时间对邵太太来说,如同过了十几个世纪。

  忽然,女鬼猛地张开嘴,朝她冲了过去。

  邵太太这会儿反应过来了,赶紧往一旁躲,瞬间放声尖叫。

  刚刚安抚好女儿情绪的邵先生闻声赶紧跑过来,结果就看到妻子坐在地上看着谢梓安的房间大声尖叫。

  “怎么了?”邵先生扶起妻子。

  邵太太哆嗦着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末了捂着脸哭了起来,“这种日子……让人怎么过啊!”

  邵先生脸色黑沉,皱眉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房门口,不错眼珠地看着他们的谢梓安。

  谢梓安跟他对视了几秒,慢慢关上了房门。

  邵先生搂紧妻子,咬牙,低声道,“那小鬼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