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5日21:46,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九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9-04-15 17:50      字数:3695
第一次睜開眼,他就知道自己與眾不同。他生於黑暗,始於怨恨,凡人的殺戮造就怨恨,怨恨造就他的存在。他是出生在黑暗大陸上,第一個真正代表黑暗的初生原生靈,充滿罪惡,也沒有名字。

他掌握生死,從沒有人可以殺死他,就連他也殺不死自己。凡人的恐懼和怨恨是他最好的食物,他殺死那些罪孽深重的人,留下那些真心贖罪的人,就像閻王審判那些到地府報到的靈魂那樣,只不過他是針對活人,死人對他只有滿滿的畏懼和躲避。

也許是他的動作太過張揚,也許是那些同樣生於黑暗大陸上的生命對他產生畏懼,進而開始膜拜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不知從何時開始天界開始注意到他,多次派人下來一探虛實,每一次,他都沒讓那些人活著回去。

他從不是好人,也不會對那些試圖攻擊他的人視而不見。敢攻擊他,就要有死在他手裡的覺悟。都說原生靈受人尊敬,但他這個原生靈顯然是被敬畏比較多,幾次下來,天界上那些個兵將也不敢再來找他,本以為事情會就這樣結束,誰知他們竟會派那個人下來。

受天界諸神尊敬,位居上神之位的神靈——烈陽。

他和烈陽的初次相遇,是他沒有想過的。當時的他對烈陽來說不僅僅是黑暗的原生靈,誕生不久的他對烈陽而言同樣是個孩子,也許是他自己也有個和他相仿的徒弟吧,烈陽並未像先前那些兵將一樣對他口出威脅,反而是和他交談。

交談,是他從未經歷過的,或者該說,平心靜氣的交談,是他從未遇過的。

烈陽生的俊俏,那雙眼空靈剔透不摻雜一點雜質甚至是不好的情緒,即使是面對殺人無數的他,那雙眼也從未流露出一點厭惡。

“為甚麼要這麼殺人呢?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都該給他們一次機會。”

“我只把機會留給心存善心的惡人,那些罪孽深重的罪人只需死亡。”

這是他和烈陽的第一次對話。不是甚麼好的開始,火藥味濃厚不說,還帶著挑釁。也許是他想看烈陽變臉的模樣,也許是希望那雙眼能夠出現不一樣的情緒,可惜,甚麼都沒有。

在那之後烈陽便經常出現在他面前,一待就是好幾天,久的讓他以為這人很閒。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烈陽怎麼說都是天界派下來的,那道命令該是和先前一樣是要殺死他而不是在這和他聊天開導,烈陽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我是收到那樣的命令不錯,但我認為,你並非真正的邪惡之人。真正的惡人,是不會給予任何機會的。”

也許是烈陽說這話時的語氣太過真誠,也許是他眼中的認真,自那次之後,他就沒再趕烈陽走,反而漸漸習慣他的存在,每一次他要回去天界,內心都會希望他不要走,甚至希望他永遠留下來。

留在這片黑暗中,永遠陪伴他。

這樣的念頭讓他嚇了一跳,也開始審視烈陽於他而言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他自有記憶起便獨自一人在這片黑暗的大陸上,看著凡人為了爭奪領土互相殘殺,建立國土,再發動戰爭,不斷掠奪,不斷殺戮。

所有人看到他,眼中都是畏懼,也沒有人肯和他說話,每一次都是血腥收場。也許,烈陽是在這片黑暗中屬於他的唯一光明。只有他在時,他的心是明的,是平靜的,不用想著那些人的罪孽,只要想著眼前的人,就足夠了。

烈陽,一個讓他既愛著,又恨著的存在。他是第一個如此陪伴著他的人,也是第一個給予他名字的人,閻王令,從烈陽而來,伴隨著他一輩子。

但最後的結果,卻是讓閻王令不願回想。

隨著和烈陽的相處,閻王令知道,這個人早已在他的心裡占據重要的位置,他不知道烈陽是否也是如此,他沒有問過,也沒有勇氣去問。但問與不問,烈陽於他都是重要的,只要他需要,他願意幫他做任何事,哪怕是要他和他的小徒弟烈饕好好相處也行,哪怕是要他去幫忙救那個被天界之主追殺的上神濯翟,他也樂意。

說到濯翟,不免想起當初震撼三界的魔神之亂,那件事的起因,皆因滅神刀而起。

濯翟是和他擁有同等地位的原生靈的徒弟,也是烈陽尊敬的上神和朋友。自打這個上神出現,烈陽每次來找他都是一臉憂鬱,一副擔心這個憂心那個的模樣,簡直讓他看不下去。

“你怎麼老提濯翟?你就這麼在意那個濯翟?”在意那個年紀比他大,實力卻沒他強的小子?閻王令賴在烈陽身上,不悅的皺眉。

“我很擔心。”面對閻王令氣鼓鼓的模樣,烈陽老實說了:“我跟隨玉帝多年,雖無法看透他,也略之一二。他看著上神的眼神並不是尊敬,而是想要掠奪的貪婪,是他對滅神刀的執念。”

滅神刀是唯一一把能夠斬殺三界生靈的寶具,無論人神妖魔無一例外,就算是閻王令碰上他,都有被重創的可能。

拍拍賴在他身上的閻王令,烈陽擔憂地說:“玉帝遲早會行動,就在上神毫無防備的時候。”

閻王令仰頭看著烈陽一臉的憂鬱,直起身的他突然反手將人往自己這邊拉,烈陽毫無防備直接被他拉倒,閻王令順勢將人攬在自己還不夠健壯的懷裡,在他掙扎前拍拍他,道:

“若真有那一天,我會幫你保護他的。”

他可以幫他做任何事,要他保護濯翟,甚至殺了玉帝,他都願意。

只要是為了烈陽………

閻王令說到做到,當那天真的來臨時,早已察覺的他在埋葬諸神的煩惱海安靜地看著一切,看著濯翟和棲梧公主鳳蘭被玉帝帶走,看著烈陽被玉帝扣押,看著烈饕偷偷離開去找那位上古神帝,他在等,等一個時機。

並非他沒有實力力戰在場諸神,他不想讓烈陽為難,才會忍住自己動手的衝動。他偷偷跟隨在後,進入天界那個充滿聖氣,也充滿虛偽的地方,找到被關押烈陽,出手幫助濯翟逃走,和烈陽面對興師問罪的玉帝。

濯翟的死,對烈陽是個打擊,而這人,還是在他們面前死去的。不管玉帝和在場諸神,閻王令在濯翟死後直接帶著烈陽離開天界,回到自己的地盤,緊緊抱著這個明明已經受了重傷,還自責不已的人。

“…都是我的過錯,若我在早一點察覺,若是我在強一點,上神就不會死去,今天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整個縮在閻王令的懷裡,對他的懷抱烈陽沒有掙扎,反而緊緊抓住他的衣袖,痛苦訴說著自己的無能。

“這不是你的錯。”拍拍懷裡的人,閻王令看著黑暗的空中難得出現的月光,嘆道:“濯翟的事,就算你今天阻止了,總有一天還是會發生。”

這句話讓烈陽抬頭,疑惑的看著他。閻王令撥開他額前凌亂的髮絲,道:“我掌握靈魂,任何人的生死都瞞不過我。人的生命代表的是紅色,濯翟的生命線早就變成黑色,這是鳳蘭強行逆天,讓濯翟介入她和命定之人之間的結果。這場劫,註定會有人逝去,所以,你並沒有錯。”

一行清淚從烈陽眼中落下,閻王令為他抹去,抱緊他,道:“這件事你已經盡力,濯翟不會怪你。我真正擔心的,是玉帝接下來會怎麼對你。”

“……大概會降罪抹去我真君的名號,或者是毀我修為,關入鎖妖塔吧。”沒有去想閻王令的動作代表什麼,烈陽靠在他身上無力地說。

“我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大概是這道聲音太過冷冽,大概是這句話太過認真,烈陽沒忍住,抬頭去看閻王令,入眼的卻是他認真的眼神。

那雙腥紅的眼包含太多感情,多到烈陽有些承受不住想要挪開視線,卻發現,自己早已沉浸在那雙眼中帶著的感情,無法閃避。閻王令深深地看著這人,聲音同樣低沉的說:

“我不會給他任何傷害你的機會。無論是你的生死,還是你這個人,都只能是我得,是我閻王令一個人的,任何人想傷害你,都需先過我這一關!”說著,他頭一側,深深的吻上這人。這一刻,他不再隱藏自己對這人的心,尤其是看過濯翟和鳳蘭之後,他更加確定,自己,絕不留下遺憾。

烈陽睜大雙眼看著眼前放大的人,本想掙扎,最終卻抱住了這人。這是屬於閻王令和烈陽的感情,一個代表黑暗,一個卻是光明。閻王令從不去想這段感情的背後所要承受的代價,他不畏懼,只要這人在,他就無所畏懼,願意為他挑戰這個世間。

睜開眼,和烈陽一同看著身側的湖泊,那是黑暗大陸上最大的湖泊,名曰黑湖,非常符合這片大陸。黑暗大陸終年不見陽光,長年陰天,有的地方甚至不斷下雪,幾年來從未停止過。

黑湖很幸運的不被霜雪覆蓋,卻黑的不見底,唯有在月光的照耀下,才能現出他最優美的那一面。黑色的湖泊清澈見底,皎潔明月完好的倒映在湖泊上,周圍滿是星辰,十分的美麗,也是他和烈陽心中最美的光景。

但為什麼,他們最後會變成那樣?

明明心裡有著彼此,明明他們在那天到來為止都還好好的,為甚麼下一秒他們就要兵戎相見?

烈陽,我是真的愛你。你呢?在你的心裡,可曾有過我?

封印的力量使他的意識逐漸模糊,和烈陽最後的那一眼,造就他們的遺憾,也造就他們的怨恨,也毀去他們曾經美好的感情。

至此,他再也沒見過烈陽。

他知道,烈陽死了。

就在他跟著閻王一起再次踏入天界,看到長大的烈饕的那一眼,他就知道了。

他再也看不到那人,聽不見他的聲音,也無法再質問他,為什麼要那麼做。他和烈陽,注定是這樣的下場,注定要怨恨彼此一輩子。

忍不住想起陷入昏迷前看見烈陽的最後一眼,秦育猛然睜開眼,思緒脫離夢境回到現實,眉宇,緩緩蹙起,深深地皺著。

不,不對!

當年他和烈陽的那一戰,他雖用地獄道傷了烈陽,卻並未傷到他的致命處,烈陽還活著,在那當下他還活著!

在他昏迷前,他看到了,那個出現在烈陽背後的影子,不是烈饕,那個人是誰?烈陽的死,難道和他有關?!

在人間道的目光中坐起身,抬手阻止他開口,秦育緩緩看向房間角落那個沒忍住睡意,現下已經睡到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人,眼中的情緒複雜讓人難以看出他的想法。

烈陽的死,他本以為和自己有關,如今細細想來,卻是蹊蹺。在看如今的秦岳,明明是烈陽的魂魄卻無半點仙根,甚至還變成他的孩子,秦育深深皺眉,放在身側的手緩緩握緊。

烈陽,當年的你,究竟發生了什麼?

答案,就在那本文獻中。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