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二十四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9-04-20 00:00      字数:3574
連著幾天趕路,他們已經離開安徽,一步步往首都靠近。路上秦岳看了看自己的手錶,要進去首都必須要達到規定的數字,說來丟臉,秦岳殺的絕大多數都是沒有生命的喪屍,活人還沒殺幾個,這數字少的可憐,都沒超過五。

看來是進不去了,只能在附近徘徊了。

秦岳無奈想著,壓根沒想到還能搶別人的手錶湊人數這招。

秦育不知道秦岳在想甚麼,他根本沒打算進去首都,他要引珍琳佛出來。首都那樣的地方他進去勢必會引爆大規模的衝突,就算他無心波及無辜也會造成死傷。這場遊戲已經夠混亂的了,還是盡可能減少無謂的死傷吧,在這麼搞下去,閻王恐怕要持續工作三年以上都沒休息的機會。

照那傢伙的個性一定會賴在判官身上哀號。

想到那個無賴閻王,已經看過很多次的秦育只覺得判官蠻可憐的,同時也覺得他是個奇葩。也虧得這對神奇的組合這麼多年竟沒讓地界垮掉,簡直神奇。

這路上過來惡鬼道一句話都沒說,和剛來時完全不同,看的秦岳以為他有自閉症。但經過那天之後惡鬼道倒是沒在散發若有似無的殺氣,對他還是不理不睬的,秦岳也無所謂,本來就沒交集。

這些天最讓他感覺奇怪的非秦育莫屬。

怪了,這傢伙明明就很想殺了他,怎麼卻在他受傷之後全改變了,會主動靠近他,還會給他吃的沒讓他餓肚子,腦袋被門夾了吧?最最讓他想不透也最尷尬的,就是惡鬼道剛來的那個夜晚。

秦育在他耳邊吐出的氣息很溫熱,熱的他現在想到還會渾身不對勁!還會臉上發燒,還差點被秦育這個罪魁禍首發現!

有病!他肯定有病!

秦岳覺得這場遊戲結束後他一定還要再給自己放假,感覺身心靈都要被掏空了。

“秦岳。”

啊,他一定是幻聽了。媽的,都是秦育,沒事在他耳邊說甚麼呢?重點他還沒聽清,還搞的他現在腦子都怪怪的,遠離喪屍更要遠離秦育!

“秦岳!”

伴隨這道聲音,秦岳忽然覺得脖子一緊,差點讓他斷氣!硬生生停下腳步的他氣急敗壞地回頭,入眼的就是秦育放大的臉,嚇的秦岳潛意識往後跳,又被秦育拉住。

“別再後退了。”秦育說著往他身後看去。秦岳順著他的目光往後看,這一看差點沒嚇死!

只見本來完好無損的道路硬生生被炸出一條溝,不,那模樣根本不像炸的,倒像是世界末日時的那種地層毀壞,那種河一樣的寬度和看不見的盡頭,讓他們無法再前進。

“這哪招……”秦岳也看傻了,壓根沒想到玩遊戲還能玩出這種新高度,也忘了秦育還拉著他的手。秦育把人往自己身邊拉避免他掉下去,看一眼這條還在冒火光的鴻溝,很熟悉的破壞能力,不是珍琳佛就是在這附近阻擋喪失的畜生道。

果然,惡鬼道下一秒就說:“這是畜生道的氣息。”這條溝就是她搞出來的。

“她破壞東西還真不看場合。”秦育拉著還沒回神的秦岳往回走:“這裡不能過,換個地方。”

“需要我去探查嗎?”修羅道開口說。

秦育想了想,點頭。修羅道收到命令,轉身就跑,速度之快一眨眼就沒了影子。既然修羅道去探查了,也暫時尋不到路過去,秦育索性找地方休息。其實他大可以讓人間道揹著他們過去,但考慮到一些因素,秦育想了想還是放棄。

惡鬼道將這些都看在眼裡,無論過去多久,即使這人死前曾傷害過他,秦育還是放不下秦岳。惡鬼道都不知道是要坦然看待還是要嘆氣,這不符合他的個性,當真的遇到糾結的事他就會想很久,所以他才討厭和人打交道。

秦岳一直都沒從震撼中回神,直到秦育都找到休息的地方還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了,他才回神。

“這是哪?”秦岳從椅子上跳起來,秦育在一旁喝水,聞言道:“不知道,大概是哪個人的套房吧。”看規格就是出租套房,擺設很新穎,該是年輕人。且看房間沒什麼凌亂,該是一直都沒人進來,說來這附近的活人少的可憐,不是躲起來就是被吃掉了吧。

沒在管不淡定的秦岳,秦育靠在窗邊注視著滿目瘡痍的街道,秦岳看不到,但他可以看到那些四散的靈魂,新鮮熱呼,都是剛死去還沒去報到的靈魂。在看一眼已經出來勾魂的鬼差,秦育摸摸下巴,看他們累得半死還要頂著威嚴的表情,連續工作讓他們心很累。

也是,畢竟現在除了這裡,還有一個地方也在進行殺戮遊戲,地界全員都不用擔心業績了。

秦岳看著秦育的身影,夕陽橙紅色的光照映在他身上,添了一股神祕感,也映出他英俊的側顏。其實不看秦育變態陰沉的個性的話,以長相來說他是真的很英俊,是秦岳看過最俊的一個,以女孩的話來說就是男神等級了吧,可惜是個變態老妖怪。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罵我。”秦育忽然冒出一句,目光還停留在窗外。

“………”不愧是妖怪,還會讀心術!

“就說了我不是妖怪。”秦育終於回頭,眉頭有點皺。他才不是妖怪那種低等級的,他可是原生靈,很高階的!

“你不是妖怪是什麼?”秦岳不怕死的補了一句。他也不知道為甚麼,和秦育單獨待在一起很彆扭,忍不住嘴砲來打破瀰漫在空氣中的尷尬。

秦育看著這個做死的小鬼,很難得沒有變臉,反而靠過去,彎下腰雙手撐在椅子扶手上,把秦岳牢牢困在自己和椅子間,看著秦岳活像是看到鬼一樣的表情,覺得有點好笑,臉上卻面無表情的,淡淡道:

“你覺得我是什麼?”

SM癖好者……

秦岳很聰明的沒把這句話說出來,說出來他就不用見到明天的太陽了,他白目歸白目還是很惜命的。但秦育好像知道他在想甚麼似的,只見秦育忽然靠近,近的彼此的呼吸都纏在一起,彷彿能聽到彼此心跳一樣的距離,秦岳差點跳起來,秦育不為所動,在他耳邊低聲道:

“我要是個SM癖好者,你覺得我會怎麼對你?”

媽的這傢伙真的是變態!

秦岳差點吼出來,實際上卻像是被點穴一樣定在原地動都不敢動一下,他怕秦育靠得更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這副模樣惹的秦育笑了,耳朵動了動,樓下有些動靜,該是修羅道回來了。哼,速度很快嘛,太快了反而不能再跟秦岳多玩玩,真沒意思。

起身離開秦岳身上,秦育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瞪著他的小子,道:“我去和他們討論事情,你乖乖地待在這。冰箱裡應該有吃的,餓了就自己弄來吃,睏了就先睡。”

說完準身離開套房,到樓下去和人間道、惡鬼道和修羅道討論接下來的行動。秦岳在他把門關上後很久才回神,他揉了揉自己發燙的臉,嘀咕一句:“這才幾點誰睡得著……”

起身走到窗邊,秦岳看著窗外的街道,真是悽慘,簡直和戰爭沒兩樣。徐徐微風從窗外吹入,輕拂秦岳的臉,在這樣的天氣這道風既不冷也不熱,很舒服,就是有點大。

看到屋內的一些紙張都被吹散了,秦岳走過去把紙張都撿起來,拿起來瞄一眼,都是些廣告單和求職單,這間套房的主人大概是個畢業生吧。無聊的看幾眼廣告單,一封存白的信紙佔據了秦岳的目光,他隨手抽出,是一封信。

這都甚麼年代了還有信,真新鮮。

秦岳把信翻過來,入眼的不是房間主人的名字,而是秦育。

秦育的信怎麼會在這?秦岳往他放背包的地方看一眼,大概是秦育方才拿水時不小心把信露出來,又被風一吹,才掉在這些廣告紙堆吧。

有點好奇是甚麼人會給秦育寫信,這字跡還真是潦草啊。看人家信件是很不道德的事情,但秦岳是誰?他可是盡幹些不道德的事情,這點小事他才不會良心不安,於是他正大光明的把信抽出來,打開看了起來。

但光是前幾行字,就讓秦岳的眉頭越鎖越緊。

在此同時,進入首都的畜生道也不急著去找她要找的人,反而悠閒地逛起大街,甚至到飾品店一本正經的挑起首飾。站在精品店中,畜生道拿著一條細頸鍊,在鏡子前比對,看上去就像是個追求時尚愛漂亮的女孩,但那雙詭異的眼睛卻讓店員不敢貿然上前,這樣的情況同樣在上一間服飾店發生。

因為衣服髒了,畜生道進入首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乾淨的衣服換上,這可苦了被她找上的店家。畜生道手上的手錶人數不足根本不該進入,守衛卻放人,這代表了甚麼?店家們不知道外頭發生什麼事,單看畜生道給人的危險就不敢輕易招惹,錢不夠也免費給她。

“好看嗎?”畜生道戴好頸鍊後回頭看著店員,嘴上帶著微微的笑容,似乎心情很好。

“好、好看,和您的膚色很相襯。”店員勉強扯出笑容回應,即使她說的是事實,也做不到無視壓力。

畜生道聞言微微歪頭,嘴角的笑容似乎更深了,她回頭照鏡子,越看愈滿意的她回頭就是一句:“多少錢?”

“50點點數。”店員說的是手錶內要有的人數,畜生道從不看這個,直接將手錶遞給她。店員小心接過,打開一看卻發現,畜生道的人數根本不足以讓她進入首都,這一認知讓她更害怕了。

她的猶豫被畜生道看出來,只聽她淡淡道:“不夠?”

“這、這……”店員一時結巴說不出話,畜生道眨下眼,接著又說:“我的錢可以付嗎?”

“可、可以。”不行也給他可以!

但接下來畜生道拿出來的東西差點讓店員嚇破膽,只見畜生道拿出一疊冥鈔,輕輕放在櫃檯前,往前一推,推到店員面前:“來,請算一下。”那模樣自然詭異到讓人看不出是惡作劇,好像對畜生道來說這就是她的錢,讓店員嚇得半死。

“夠嗎?”

“夠、夠了,剛好!”店員只祈求這尊惡鬼趕快離開店裡,商品免費給她都行!

“嗯~”畜生道心情似乎很好,直接帶著頸鍊離開店裡,她一走,店內的人全部癱軟在地,冥鈔散落一地,讓人毛骨悚然。

走在祥和的大街上,畜生道滿意的摸摸脖子上的頸鍊,休閒時光結束,接下來,可得辦正經事了。

嘴角彎起,畜生道笑容加深,也給了這唯一安全的地方留下危機。

bet36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