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章
作者:龙莹倩      更新:2019-05-31 15:38      字数:2249
  “离婚?”

  陈束出差一个半月,飞了十几个小时回到家刚坐下还没喘口气缓缓,这个跟他在一起15年结婚5年说要爱他一辈子的男人就给了他一个重击,哦,不对,这是第二个重击。

  “是的,这个是离婚协议”男人将放在玻璃桌上的东西往陈束面前推了推。

  陈束垂眼看着协议。

  是什么发现的呢?大概是那一次两人深夜激情的时候他不小心瞄到欧麒洲耳后方的吻痕,亦或者是一个自称是欧麒洲父母钦定的儿媳妇,怀着4个月大的肚子并且带着亲子鉴定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我算了算时间,林悦肚子里面的孩子现在应该有8个月了吧?”

  真恶心。

  陈束心想,从年少到稳重,从青涩到成熟,两个经历过那么多苦难和反对的声音才走到一起的,为什么要放弃。

  “对不起……束束……”看着对面的爱人,欧麒洲也很痛苦。“可是没办法……真的,我也没办法……我妈……”

  “我知道的,”陈束抬头看着欧麒洲轻声说,“我知道的,欧麒洲。”

  “我……”欧麒洲还想说什么,可是哽咽的喉咙让他反复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

  这个是他的爱人,他的荣辱狼狈辉煌都一一见证过的爱人,可现在为了家人他必须抛弃爱人,回归到父母眼中所谓的“正常”生活中。

  “嗯,我明天就去办离职手续,后面的……”陈束顿了顿,“后面的再说吧,”

  说完,陈束拿起桌上的笔准备签字,可是看到协议书上“两人于2029年5月20日登记结婚,”的时候,陈束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欧麒洲看到陈束落泪一时间慌了神,这是他自两人在一起15年以来第二次看到陈束落泪,以往的陈束总是一副面带微笑的书生样,哪怕创业前期陪客人吃饭喝酒被刁难被恶意出气他都没情绪外泄过。

  “束束,你别哭啊……”欧麒洲站起身有点无措,他已经好久没回家,家里面的东西平时都是保姆跟陈束整理,现在连基本点家庭用品都不知道在哪里。

  陈束看着欧麒州这个样子,眼泪流的更厉害了,心中更是一片苍凉。

  心痛真的很难受,放弃真的很痛苦,过了这么久再一次感受到这些情绪,陈束都有些不习惯了,果然他是不配拥有幸福的。

  思及此,陈束果断的签下字,把笔扔到欧麒洲面前说,“从此一别两宽,各自生欢,你回去守着你的父母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我过我的。”

  说完站起身拉起旁边还未来得及整理的行李箱,往外面走去。

  “等等……”回过神的欧麒洲拉着陈束的手腕,“这套房子当初买的时候是放在我名下,前几天我过户给你了……”顿了顿,欧麒州继续说,“你出差回来也累了,今晚你先在这里休息吧,我……我先走了。”

  陈束回头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的爱人,今年33岁的欧麒洲正值壮年,有棱有角的面容帅气十足、精心打理的头发让他看上去一丝不苟更添冷俊魅力、一身得体修身的西装将他的身材紧紧包裹着。

  成功的男人总是更加吸引人。

  “不用了。”陈束挣开欧麒洲的手,快速的边往外走边说, “住在这里我会觉得我自己是个笑话。”

  欧麒洲身子一僵,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陈束已经走了,诺大的房间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

  欧麒洲跌坐在沙发上,15年的感情不是说短就能断,可他又有什么办法?父母都把希望压在他身上,他只能将失望压在爱人身上。

  ……

  10月夜间的浦宁市空气微凉

  陈束从房间跑出来后被夜风一吹,脸上凉飕飕的不说,烦躁郁闷的心情也因此稍稍冷静了下来,其实他在一年前就隐隐感觉到欧麒洲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他问过欧麒洲,但欧麒洲只说他会解决这些事情,因为两人的事情,欧麒洲好几年都没回家过年,只是偶尔陈束提着礼物和欧麒洲一起回欧家的时候被赶出来。

  陈束并不怨欧家父母不接受他,虽然现在华国同性婚姻法已经合法,但在大多数人眼中,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是龌龊不堪的,只有阴阳结合才是正确的。

  今年年初的时候,欧夫欧母专门打电话让欧麒洲大年三十晚回家吃团年饭。

  “束束……”欧麒洲抬高下巴,面前的陈束在帮他系领带。

  陈束穿着前两天刚买的新衣服:白色格子上衣外套卡其色外套与西裤,零碎的细发因他低头而垂在额前,活脱脱就是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

  “没事的,叔叔阿姨可能有什么事要跟你商量,我不去也没关系。”陈束说着,手上系领带的动作不停。

  “你在家等我,我回去跟我爸妈说一下,然后我再叫你过来,”欧麒洲本以为这一次父母叫他回去是因为已经接受了陈束和他的关系,结果临出门了,他妈妈打电话跟他说除夕夜晚餐让他别把陈束带上,欧麒洲还没问为什么,那边就把电话挂了,本想一意孤行的带上陈束,可母亲的一条短信让他大为生气:麒洲,大过年的能不能让家里面安生点?

  当时陈束就在他旁边,也看到了母亲发给他的短信,但陈束只是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然后帮他收拾,本想电话跟母亲理论的欧麒洲被陈束拦了下来。

  欧麒洲抱着陈束,吻了吻他的发顶说,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陈束摇了摇头,靠着欧麒洲的心脏说“我这个哪里算什么委屈,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哈哈……”欧麒洲大笑,“因为我是你的勇士啊,勇士是要保护骑士的。”

  透过胸膛传到陈束耳中的笑声与誓言是那么的清晰,这一刻真美好。

  “好了,快走吧,别迟到了。”陈束松开欧麒洲,催促着将他往门外推。

  “好好好好……那你等我电话~”

  “嗯嗯好的,路上小心。”

  陈束站在房门口,看着欧麒洲坐电梯下去,他们这套房子是去年买的,当时看中的一是离两人公司近,二是现在大部分的房子都是指纹门卡解锁电梯与房间门,安全性能比之前那套高了很多,当然价格也不便宜,一平米2万6,一套下来也要300来万。

  送走欧麒洲后,陈束回到客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想着大年三十吃什么?想了想,昨天买的菜冰箱里面应该还剩点,煮个面也就行了,只是可惜了他新买的衣服。

  陈束想,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还会让欧麒洲去他父母家吗?可这时间啊可这人啊,都是一直往前走的,哪有重来的机会。

bet36体育在线投注